第四届群友故事会

嘿,米娜桑,我是二色老咸鱼,接下来您将看到的是群内第四期故事会的实况转播,本期故事会共有三个故事,书记是群友qyscyxcx(顺便一提,似乎一阵风也是书记但好像半路咕了),好了,话不多说,书归正文,请慢用。

第一个登场的说书人是小忍,各位还记得小忍上一次的故事吗,忍野忍是如何成为老板娘的跑堂的,对对对,就那个有点沙雕还十分骚气的故事,这次带来的故事呢,和那个相比真是正经多了,甚至有些细思极恐,请各位上眼。

小忍:

名字:某忍,女

159cm(万年不变的身高)

(qyscyxcx:金发36D?)

穿的鞋根儿高的话会超过160

年龄:150+

不自然的金发,在阳光的照射下耀眼(原黑发)。

曾经有个美满家庭女孩感觉自己的日常生活太过无趣了,于是闹着玩向星星许愿让自己到孤岛上吧~!

(一阵风:不是和Dio爷一起出道吗?)

当第二天醒来女孩一成不变的日常改变了,

原本的黑发变成了金黄色,

自己房间的格局完全变了,然而沉浸在喜悦中孩子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她享受着上天赐予她的美梦中,

新的学校,新的同学,新的街道,新的住所,新的一切…..

女孩十分享受充满新颖感的周围。

小忍:

但随着喜悦过去她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除了自己居住的房屋似乎自己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

每天自己周围都是新的,

除了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剧本”,

每个人都说着固定的话语,

说出特定话就会激发相应的回答,

这让女孩感到恐惧,

未知的一切逐渐击垮这女孩的理智。

最终一天,理性崩溃了,

女孩开始尝试去破坏自己周围,

什么都刻意反着剧本来,

(红衣队:我怎么想到辐射三的一个剧情了?)

起初身边的人偶只会尝试回避女孩的所作所为,

但随着离原本的剧情越来越远人偶开始选择看不到女孩,

女孩尝试过强制与人偶对话,

但人偶就如同断了线一般,不再做出任何反应,

而当第二天的轮回在开始时坏掉的人偶并没有消失,而是保持原来的样子。

小忍:

女孩由此有了想法,她开始对学校的每一个人进行强制跑题的对话,

几天后学校变成了一个只有坏人偶的死地。

起初女孩打算想将自己周围的人破坏,

但此时她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个不断重置的世界究竟有多大呢?

女孩开始寻求世界的边界,

而当女孩驱车前行三个月的时候她仍没有开出市区,

此时她开始有些心灰意冷,

正当她考虑要不要回去的一转身发现自己的“家”就在自己的身后,

就如同等着她一般,

服了气的女孩回到了自己的家,

精疲力尽的她用空洞洞的双眼看着自己客厅内食物永远不会枯竭的冰箱,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到了,

失去理智的女孩开始用刀割破自己的动脉,

随着血液的大量流失女孩的意识逐渐沉没。

小忍:

意料之中,情理之外的是几分钟后女孩的意识又回来了,

伤口全部愈合,

而此时离女孩的身体完全死亡仅过去几秒,

(蟪蛄家的寒蝉:惊恐)

摸着地上留下的血渍女孩似乎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之后几次自杀无一例外地活了过来,

血液染红了整个客厅,

而女孩的身体也缩了一号,

望着红“地板”女孩开始苦恼该如何清理这一大滩血渍,毕竟只有自己的房间不会重置,浓烈的血腥味让她莫名有些飘飘然。

小忍:

经过些许时间的思考女孩放弃了思考,

先出去抢一顿饭吃才是重中之重,虽然能自己做饭但满是血的客厅实在让人没有食欲,

当女孩出门后才发现自己染在地上的血液也跟了出来,

(栖瓜:现象·血之刻)

中二之魂迫使女孩开始做起来了一系列的耍帅羞耻动作,

血液似乎能回应女孩的想法,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天頂乌:坏掉了坏掉了)

经过一段时间后能变成塑料小人当然也是后话了。

(千年幻想乡—魂魄妖梦:中二之魂)

有了作弊“玩具”的女孩开始在城市里实验了起来,

最终女孩发现把自己的血液注入人偶体内自己仍可以遥控,

路边小孩的气球炸了吓到了女孩一下,

而当转身的时候注入血液的人偶也像气球一般炸了。

小忍:

女孩又想起来了破坏整个城市的想法,

想到就做一直是她的好习惯,

随着人偶的区域性损坏建筑也停止了重置,

最终不断重置的城市出现了屏障。

(一阵风:言灵.控血)

为了击破屏障女孩收集了整个城的火力,

(幻想乡的眼睛:小忍病娇了)

当然还有她遥控下的人偶大军,

后来女孩才知道人偶并不是不没有血液而是自己吸收了,

自己高速发育的身体就是证明,

最终屏障被用全程人偶血肉扭曲而成的长枪击破,

屏障破碎后女孩也失去了意识,而醒来了时依然自己那栋永远不会变的房间,

改变了的是自己的周围好像回归了现实,

除了时间和自己的过去对不上号,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早没了之前的高挑,

变成了一米六的小屁孩,

穿着鞋的160,

(糖醋酱汁鱼:女孩彻底绝望,但是又抱着”行你重来一次我毁一次”的想法继续自杀放血,这次,在现实世界中她的房间里,没有神秘力量能救她了)

胸前的波涛倒是保住了,

(天頂乌:果然变哪里都不能变胸)

(糖醋酱汁鱼:胸前的波涛变成了宝珠)

小忍:

女孩按着记忆走向了最近的学校,

自己衣柜里的校服也对应着这所学校,

路上还有人给她打招呼,但是没有一个有交过她的名字,

在班里待了一段时间女孩交到了几个朋友,

也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之类的,

但当她身体不舒服请了几天假后“朋友”又变成普通的同学,

记不清她的名字,对之前一起出去玩的记忆也模糊的很,

女孩明白了,她终于到了她的“孤岛”。

自己原本的身份早在80年前夭折了,

自己原本的父母也过世了,

自己在重置的世界待着的时候外面的时间也同步流逝着,

自己也不会衰老,

没有朋友,亲人只能看着自己身边的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再有新的生命降生,

就如同时钟上脱落的齿轮。

她也害怕孤独,渐渐她不再像以前腼腆,

变成了一个自来熟,她坚信只要她一直和周围的人保存交流一直创造回忆就不会被人忘记,

即使所有情谊只能延续一代,不过那也够了,

她也不想让自己朋友的子女知道自己的父母有个老不死的朋友,

血液操纵能力依然在,只要不去夺取她人的血液也就不会成长,

也就成了永远的159。

小忍:

她的正篇故事也随着身边一众奇怪的沙雕朋友接着延续,

(FST_Rin:我們?)

有被称为团宠头喜欢喝伏特加的红姨,

有被叫“人妻”会害羞的针妙子,

有某个阻止她安心吸雀粉的某个记不得名字的家伙,

(栖瓜:申请出镜)

还有滥用实权,以权谋私公然镇压的迫害的老猫,

(栖瓜:这个故事细化一下可以拍成标准季番)

(红衣队:本来你这个故事我可以给你满分,但出现了群宠这个词之后,他已经变成了负分滚粗的状态。)

小忍

以及他们的头子外表文弱少年内心变态之首的KK子。

外表:超长的金发,发梢能盖住眼,及腰发长发,四眼仔,

(栖瓜:强烈申请木西出镜正篇!)

也会为了掩盖自己没有色素的虹膜而戴美瞳,

会根据心情变形状的超长呆毛,

(幻想乡的眼睛:所以我现在又分不清小忍的性别了)

以及会为了卖萌或者卖傻而绑各种各样的发型,

家庭主妇级别的家务能力,,

家庭主妇程度的厨艺,

喜好煎饼果子,短期的目标是其他人都知道煎饼果子的美味,

最喜欢的饮品是纯牛奶,

猫舌头,吃不了辣但做饭还总爱放点辣,

(FST_Rin:看來要砍了)

(千年幻想乡—魂魄妖梦:牛奶长欧派)

作死能手,不说话不笑外表是个充满气质的大小姐形象,

是个笑起来特别贱的家伙,

水手服喜欢黑色的,对可爱的东西没有抵抗力,

因此是局子里的常客,

但因为未成名和没胆子干出事实而一直关几天就放出来,

有时会胡言乱语,

有时会大嚷“要用血砍死XX”,

(FST_Rin:也是被砍常客)

被认为是脑子不正常的人,

(FST_Rin:吸粉的沒一個正常)

小忍

我一直想给KK子套微型比基尼

并想给可爱的孩子都套上可爱的小裙子,女仆装,创可贴内衣,漏液巫女服

以上,完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哟,这样正经的小忍是不是稍微有些不习惯呢,其实嘛,最后为群友和kk强行套人设真是让我放心了,果然还是那个骚气的小忍呢。那么在骚气之后,群友蟪蛄家的寒蝉将带来自己的原创人物和她的故事,这似乎将会是一个很长的连载故事,蟪蛄本人则学业繁忙……总之,期待一下吧。

蟪蛄家的寒蝉

在一个安静的小镇上,坐落着镇子上唯一家酒馆,

镇上的男人们在辛苦了一天后,习惯来这里喝一杯,吹一吹牛,喝一喝小酒,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家里也愿意他们来这里,

因为这里不用担心男人们喝了酒闹事,

也不用担心在外面醉倒,

更不用害怕有妖艳贱货勾搭男人。

酒馆家的女儿最看不来男人们喝了酒闹事,她总会用托盘敲打那些有些激动的绅士们。

蟪蛄家的寒蝉:

这天,酒馆老板吆喝着:“女儿,给你家忍叔来杯2号!”

“来啦来啦~”一位黑发黑瞳的俏丽姑娘从酒客中灵巧地穿出,

在酒客们中她的黑发显得格外显眼。

但少女富有活力的身躯总会吸引一些不怀好意的想法,

“老瓜你个死变态手别往我身上靠!”

(qyscyxcx:瓜现在满足了吗?)

黑发姑娘一边熟练地躲闪着,一边拿起手上的木质酒杯狠狠地砸向一只靠近她腰的手。

而手的的主人在一片嬉笑中有些尴尬的收起了发红的双手,

少女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走向老爹。

看着逐渐远去的黑发姑娘,这个咸猪手老流氓有些酸酸地说:

“真不知道会便宜哪家混小子,这么好的姑娘要是早10年我就去追了。”

而旁边一位白发的老头立马嘲笑他说:

“你就算早10年,小竹也是看不上你的,人家可是东方的贵族小姐,肚子里啊可是有墨水的!可瞧不上咱们这些给人打工的。”

一旁的人刚想反驳:“老k头你···”

(qyscyxcx:老k头不是老抢人头吗?)

(栖瓜:啊呀,小竹妹妹的酒,再涨十倍我也愿意喝)

(FST_Rin:一旁喝⑨中)

(红衣队:你们这群绅士)

“打住打住了啊,你们要是在这儿继续议论咱的话,今天的酒全部涨价!”

黑发姑娘突然回过了头,有些羞恼地呵斥着这群为老不尊的老绅士们

“好吧好吧,大小姐的威严啊我们伤不起~”被呵斥的男人们有些悻悻的闭上了嘴。“真是的,一群为老不尊的老家伙,亏得还敢自称绅士。”

蟪蛄家的寒蝉:

曜竹回过头,对着老板说道:“卓尔叔,差不多也快晚上了,我先上去准备晚饭了。”

被称作卓尔的有着一副茂密的胡子脸的男人回答道:“好勒,我把这群人招呼了就上来。”

曜竹随即慢悠悠的走到柜台旁的爬梯,爬上了阁楼。

“不过嘛,终归是女孩,以后要是接收你的酒馆子啊可是有的活干呢。”

老k头收起了嬉笑模样,对着卓尔叹了口气,“孩子也老大不小了,也该琢磨下婚事了吧。”

(栖瓜:嫁我嫁我,曜竹和木栖没有cp我是不会罢休的)

卓尔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茂密的胡子动了动:

“她自己的事儿,自个琢磨去把!我可操不了这个心。”

随即又低下头忙自己的事儿去了。

晚上,卓尔和曜竹在阁楼上吃饭。

“竹,明天的话你还是要去红镇么?”

卓尔有些担心的问,浑浊的双眼里有些焦虑,

“当然啦,毕竟答应的人家嘛。”

曜竹漫不经心地回答,“也不是多大个事。”“你···也是,我担心你干嘛,你也不小了。”

卓尔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想起来一些事,收起了劝说的话。

随后是短暂的沉默,

“好啦我吃完了,我先去屋顶了,记得洗碗哦。”

蟪蛄家的寒蝉:

曜竹一改先前的漫不经心,放好了刀叉,一边说着话一边小跑着去到屋顶的爬梯上,

三步两步的消失在卓尔的视野中,“今晚你先睡吧,今晚有点想看的······”

卓尔应的一声,慢吞吞地吃着饭,看着曜竹的背影,有些失落的自言自语

“还是这样么···”

楼顶上,有一块专门开辟的3平米的小方地,上面摆着一个简单的木质小桌,

桌子上有一块黑色的正方体压着几摞厚厚的羊皮纸,桌角还用黑布盖着什么。

曜竹轻轻的踩在屋顶上,脚下吱呀吱呀的响着,顺着一条老旧的凹痕来到小桌旁边。

她小心地掀起了黑布,一台有些年份的望远镜映入眼帘,

“今天看哪呢?”

曜竹哼着有些奇怪音调的小曲,用随身携带的布擦试着望远镜的镜片。

“恩···那就星座吧。”曜竹调试好望远镜,观察起了天空。

“唔,这是夏季大三角,嗯~稍微有点移位了呢···这里是参宿四,又比前几天亮了点,希望能早点看到他的最后演出呢~”

“嗯~天狼星的轨道也偏离了一些,看来仙女座也越来越靠近了,碰撞可能避免不了了

啊······”

曜竹有些愁眉苦脸,但又立马笑了出来, “哈~不过还早啦,和我半毛钱关系没有······”

今天的星光之夜,终于开始了······

未完待续·······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按蟪蛄的话来说,这只是自己的故事的第一节和第二节,嘛,完全没有展开啊,这种“先撩着不管”的操作果然是和群主学的吧(小声)。那么接下来呢,是老朋友了,栖瓜,这次将带来的,(居然)是一个秘封组的同人小故事,向来风格细腻的故事会常客栖瓜,写起东方同人,会是怎样呢?

栖瓜:

有一天,宇佐见堇子发现,她再也做不了那些梦了。

她再也无法回到那个地方。那个突然闯入她生活中的幻想乡,又突然地消失无踪。

宇佐见堇子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再吃到竹林深处的烤八目鳗。

栖瓜:

—枯蝉寺—

湿朽的木地板,终于久违地被踏上脚印。

(幻想乡的眼睛:感觉要悲剧)

“这地板的声音还挺悦耳呢。”脚印的主人——一位不过二十出头的女大学生——一边说着,一边享受地踩在这废旧寺庙的地面。

而她那紧随其后的友人却不以为然:“倒不如说很吓人吧……感觉随时都会踩空哦……”

“莲子果然是没有情趣的家伙呢。”

“真过分的说法啊。”

轻松地互怼,大概也算是秘封俱乐部的日常活动吧。

暑假时节,梅莉与莲子二人终于有时间来展开社团互动了。今天要调查的地方叫做枯蝉寺。仅仅是一个深山老林中的日本寺庙——说是寺庙其实也不过只有一个佛堂而已——历史年代已不可考,仅庙前有一石碑隐隐约约刻着什么——大概就是寺名吧。

栖瓜:

据附近村落的文献记载,这个寺庙“就这么突兀地作为寺庙出现在这了”,因此引起了四处寻找超自然事件的二人的注意。

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会出现结界的痕迹吗?

“有什么发现嘛,梅莉?”莲子问道——同时在试图扣下门框上的一条木屑。

梅莉没有立刻作答。她合十了双手,向空荡荡的佛座连鞠几躬。巨大的振幅压迫脆弱的

地板,顿时屋子中充满了悦耳而吓人的声音——大概确实吓人的成分更多一点吧。

“梅莉?”

“嗯。”

“有什么发现吗?”

“很遗憾,没有哦。”

听罢,莲子拿出笔记本,在“枯蝉寺”旁边打了一个对勾。

“所以寺庙凭空出现什么的,果然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吗……”莲子苦笑了一下,“白跑了一趟啊,这一路可真够折腾的!”

“也不算白跑吧~”梅莉轻松地说着,同时打开了随身的背包,“便当还有温度呢。”

栖瓜:

虽然早已预见这样的发展,但莲子还是没有忍住糟糕的表情。

“你该不会……想要在这种地方野餐吧?这可是荒郊野岭哦?丢了都没人找的哦?”

“不是很好吗?这么美的地方,城市里可见不到呢。这可是不可多得的用餐体验呀。”

莲子看向寺外的山林。遍地枯木残枝、磐石青苔。虽说没有蚊虫是一件奇怪而令人欣慰的事,但那斑驳的地板并无法为用餐者增添食欲。她不禁开始怀疑起同伴对于美的定义。

——不过,毕竟是那家伙的要求。没可能抵抗的。

于是空寂的山林开始萦绕起饭食的香气。

走了那么远路,果然已经饿坏了啊。梅莉学着莲子的样子轻念一句“我要开动啦”,便举起筷子,伸向那诱人的叉烧——

栖瓜:

然而……

叉烧呢?

饭盒呢?

“莲子……?”

梅莉连忙向旁边看去,然而身边已空无一人。

再向四周看,原本幽静的林子已经被一片黑色的空洞代替。

“莲子!?”少女惊慌地大喊。

但是动不了。她感到自己的手、脚,都被沉重地束缚在了坐姿的状态。

有什么东西在那。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她的目光……有什么东西,就在那前方的黑暗之中……有什么东西,使得梅莉无法偏移视线地直视。

一只眼睛。

……

“梅莉?梅莉?”

熟悉的轻唤声中,梅莉回到了现实。

“你还好吗?”莲子焦急地问道。

无法回答。梅莉想要张嘴说些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四肢无力地瘫软在潮湿的地板

上,唯有心跳冲击着她的耳膜。

许久之后,她才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这里……不对劲。”

栖瓜:

「7月21日上午12点32分,去了枯蝉寺,赫恩产生了幻觉,昏迷了一会。」

「立马带她去医院检查。」

栖瓜:

—市立医院—

“莲子你清楚的吧?那肯定是结界的影响对吧?来医院查不出东西来的,倒不如赶紧回去……”

“不行!你怎么知道结界有没有对你的身体造成损害!”

“莲子像老妈妈。”

“是梅莉太孩子气了!”

“哎,梅莉你看那边的小姐姐,身材真不错哎……”

“莲子果然是变态吧。”

(蟪蛄家的寒蝉:emm画面感强烈)

“诶?吃醋啦?梅莉的身材也不错哦~”

“……莲子!!喂把你的手拿开呀!!!”

终于在护士的警告下,另个人才消停下来。

“遗憾呀,这次又没有摸到。”

“宇佐见莲子小姐。以后我们还是分开订宾馆吧。”

“呜哇……不要……”

(葡萄酒里面的葡萄干:摸什么了啊)

栖瓜:

梅莉没好气地撇了一眼惊恐的莲子,索性将头扭在了一边。

不过嘛……也亏了有这个变态陪着,大学生活才不会寂寞呢。明明才认识一年,而且还是个连自己名字都念不好的家伙……

“马……梅……赫恩小姐在吗?”

医生终于叫到了自己——嘛,也许叫不好名字也不全是莲子一个人的错吧。

梅莉拍了拍还在沮丧地不知所措的莲子,站起身来走向医生办公室。

(蓝光:马什么梅)

那办公室的门也缓缓打开了。而在那门后的是……

眼睛。

无数的眼悬于黑暗之中,在门框中盯着梅莉。

(qyscyxcx:紫妈来回收小号了?)

随后那黑暗蔓延开来,渐渐填补了所有的空间。四面八方的眼,将梅莉包裹了起来……

“啊——————!!!!!”

栖瓜:

「7月21日下午15点20分,在医院,同样的状况又发生了。精神科医生建议留在疗养院观察一段时间。」

「我会全程陪护。」

未完待续

好的,那么这次的故事会实况转播也就这样落下帷幕了,这里是二色老咸鱼,下期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