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的乐园~月之都的真相

没想到吧!“真相”系列杂文居然还有第三篇!

之前写的娱乐向轻考据文《人间之里的真相》和《易者之死的真相》得到了比较热烈的讨论,看到大家兴高采烈地一起交流,echo也觉得很开心!

但是,居然有个别的读者误会咱是在挖幻想乡黑料、写劝退文!天地良心,咱对幻想乡可是爱得深沉啊!

所以,这次咱们就不说幻想乡的黑料(?)了,来扒一扒月之都的那些秘事吧XD

首先,就从月之都的建都开始说起吧~

一. 建都之史——对污秽的憎恶之源

从儚月抄小说中提到的建都之史来看,月之都市的建立之源,是为了远离地上的污秽。

生命的历史就是战争的历史。历史总是以胜利者为中心前进着,这样的世界充满了血腥,所以地上污秽越来越多。生物本来能永远生存下去,污秽却赋予了它们寿命。

所以,生命的寿命不断缩短。现在,地上已成为了几乎没有能活过百年以上的生物的世界。

当时的贤者月夜见觉察到了这污秽赋予的寿命的存在,于是带着一批亲信离开了污秽的地上,移居到月球中。

月球完全没有污秽,结果,移居到月球的人都舍弃了寿命。没有寿命,意味着没有生与死。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月球,也许与无秽净土,也就是死后的世界相同。

(画师:雲一 pixiv ID:526534)

这便是月都的建立之源。同时也是月之民们为什么会如此厌恶污秽的原因。

只是,月之民和月兔其实都并非不老不死,她们也会因为事故和战争而死去。就算不是这样,居住在月之都的人们身上也都微微带有一丝的污秽。

因此丰姬说,即便是她们,也许同样有着因寿命而死的命运。

但即便如此,月之民还是非常厌恶污秽,并且绝对不容许污秽之物存在。月之民一旦被污秽影响,就将被放逐到地上。

因为对月之民而言,污秽的地上就是一个大监狱。她们认为地上也是月之都的一部分。


二、往来地月!月之结界与博丽大结界

幻想乡有将其与外界隔开的博丽大结界,月都自然也有结界保护着。

在东方的世界观里,月球分为表之月和里之月。人类的宇航员登上的那个坑坑洼洼的死寂之月,便是表之月。

《东方儚月抄》

而月之都则存在于月之背面,并且设了结界隐藏其形。就算人类想要进攻,只要无法破坏结界,就不可能进入月之都。要飞进结界内部,必须按照指定路线向都城进发。

即便是能够操纵界限的八云紫,潜入月都的时候也花费了不少功夫。首先是必须等到满月之时,然后再沿着指定路线,并在式神的护卫下,才终于飞越了月之海,可算是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

《东方儚月抄》

紫都尚且如此,更遑论其他人了。不过,虽然地上人无法轻易往来月球与地面,但是对月之民来说,往来地月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丰姬曾说,由于在月之民的心里,地上也算月之都的一部分,所以她们往来地月其实是意外的简单。

月都有遥遥领先的科学技术,强韧的生命力,这是地上的妖怪无法应付的未知力量。就拿丰姬的能力来说。她拥有连接山与海的能力,这是一种能瞬间将月都的大部队转移到地上的能力。与妹妹那与生俱来的能力不同,丰姬的能力其实就是科学的产物。

在月球上,海是距地上最近的地方,因此偶尔会有地上的生物闯进去。在地上,这种现象被称为神隐。

不过,神隐不单是指来到月之都,同样也指迷失到过去、未来、地狱、天界等各种世界。永琳曾从量子的角度向丰姬解释了神隐的原理,丰姬很快就理解了永琳的教诲,而后成为了能够连接地上与月球并自由来往的能力者之一。

《东方儚月抄》

从儚月抄的小说描述来看,像丰姬这样能够连接地月的人在月都中不止一个。即便不能连接月都,月之民想要来往地月也不会太难。就连月兔,只要披上羽衣,都可以随意往来地月。

因此,地与月的距离,对于地上人和月之民来说,是完全不同的。


三、月之都的多重存在!

说完地月距离,接着说说月之都的存在。

众所周知,月都在月球。

嗯……虽然这确实是毫无疑问,但它同时又与许多传说中的地方是重合的。

在绀珠传访谈和求闻口授访谈中,ZUN说月都就是高天原的印象,设定上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的居所。

在《日本书纪》和《古事记》中,高天原是由天照大神所统治的天津神所居住的地点。

因此ZUN曾说,月都其实和仙人的家(仙界)有点相似。在月都生活的人类,与其叫人类不如称之为仙人或天人更合适。在绀珠传结局里,身为天津神的神奈子在听完早苗描述的遭遇后,也对月之民的另一重身份做出了肯定:

「怎么看,月之民们不都是众神的系谱中的成员们吗?那些成员们虽然很不甘情愿,也是打算要降临到地上的。这难道不是再一次的天孙降临吗?」

《东方绀珠传》

另外,在这些日本神话中,高天原被描写为飘浮在海上、云中的岛屿。月都大概也沿用了这样的印象。

在《儚月抄》小说中,丰姬骗从地上神隐来到月都的水江浦岛子,说月之都就是龙宫

虽然丰姬当时是骗浦岛子的,但随着浦岛子死后成为简川大明神受人类信仰之事,龙宫的存在或许也通过口口相传而变成真的了。

ZUN之后也在《求闻口授》的访谈中明确道,龙宫是真实存在的,龙宫就是月之都。

除了高天原、仙界、龙宫这些传说中的地点之外,月都还有着一个谜之身份。

那就是当权者们都争相寻找的不老不死之国——蓬莱国

《东方儚月抄》

本来,关于蓬莱国的传说已经变得陈腐,其存在也开始受到了怀疑。但当时的天皇在听了浦岛子的龙宫城的故事后却喜出望外,认为那就是常世之国——蓬莱国,并对此高度关注。

对此,丰姬说天皇的预想是正确的,只是为时已晚。在天皇派出使者找到浦岛子的时候,浦岛子已经咽气了。

而后,天皇给浦岛子修建了神社。在浦岛子位列神眷的同时,蓬莱国——也就是月之都的信仰也巩固了,地上的当权者见识到了蓬莱之民的威严。

也就是说,月都除了拥有月球的相关轶事以外,还集高天原、仙界、龙宫、蓬莱国等传说于一身,着实是个扑朔迷离、隐藏至深的国度。


四、从月都的叛徒窥见月都秘史

在了解了月都的建都之源,以及结界、传说等相关设定之后,终于到了我们熟悉的少女们登场的部分了。

我们先来细数一下目前登场过的月之民和月兔——竟几乎都有背叛月都的行为!

月之民组:

蓬莱山辉夜——本是高贵的月都公主,因一时好奇而利用自己的能力让八意永琳制造了不死之药并服用,导致触发了禁忌,成为被流放到地上的罪人。刑期届满后,月都派来使者接她回去。但她早已心系此地,不愿回归月球,于是叛逃了。

八意永琳——辉夜刑期届满之时,永琳正是前去带回辉夜的使者之一。对于制造禁药的自己反而获得赦免这件事,使永琳对辉夜抱持极大的歉咎感。于是她最终也背叛了月之使者,协助辉夜一起叛逃了。

绵月丰姬和绵月依姬——绵月姐妹就任月之使者后,收到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寻找永琳并将她带回来。但过了近千年,直到现在,这个使命仍然没有达成。因为她们一直都信任、尊敬着这位师傅,所以对此命令阳奉阴违。

《东方儚月抄》

月兔组:

铃仙·优昙华院·因蟠——原本是天赋凛然的月之使者,但却生性懦弱。数十年前畏惧月面战争,在月之民战斗时,她舍弃了同伴死里逃生。之后,铃仙几经波折逃到了幻想乡,被辉夜和永琳收留。

铃仙——另一位被赋予铃仙之名的月兔(下称铃二)。因为厌烦毫无意义的“捣年糕”工作,所以叛逃到地上。但意外地被永琳交派了送信任务,又再次回到了月都。

清兰和铃瑚——被派到到幻想乡执行“净化”任务的先锋部队成员。在任务失败后,清兰可能是因为畏罪而选择留在地上,而铃瑚则是因为喜欢地上的生活而留下。

没错,除了探女,目前登场的所有月之民和月兔,都有背叛月都的行为。

从这些少女身上,我们能不能窥见月都的深层呢?


五、月之兔的真实

这几位月之民的背叛,属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类型,数人的动因是相连的,从表面来看,一切的开始只是因为辉夜的好奇罢了。

但这几只月兔的背叛基本是没有关联的。为什么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要离开月都呢?

要从根本上看待她们出逃的原因,就不得不谈谈月兔在月都的处境了。

月都是相当完善的都市。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在物质上、技术上达到充裕的境界,现在追求的是提高精神上的充足感。

当然,这是针对月之民而言。而月兔们必须为此努力工作。

月兔都有各自负责的工作,其中最多的是管理农作物的兔子,而其它诸如捣药、扫除、月之都的警备等许多工作,也全都交给了兔子们去做。

而且,由于月之民那类似洁癖一般的性格,她们的眼里几乎容不得沙子。所以月兔们的工作不仅繁杂,精神压力其实也相当高。正因如此,铃瑚才会对魔理沙说:

没错,就如赫卡和纯狐说的那样,月之民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种族。与来者不拒的幻想乡相比,月都显得那样的没有人情味。铃瑚对这样的月都没有任何留恋,她向往幻想乡的生活,选择了留在幻想乡。

另一位先锋部队成员清兰最后也留在了幻想乡,她并没有像铃瑚那样明确地说过自己留下的原因,但其中的原由或许也不难猜测。

绀珠传中,清兰在向灵梦求饶时,曾提到:

「请饶了我吧—我要是告诉你的话就会被杀了—!如果把前线基地在山里湖边的事情告诉你,我就要被杀了—!」

且不管是不是真的会被杀掉,至少从清兰的描述来看,她是真的十分畏惧月之民。月都对待罪人一向是很严厉的,更何况是犯了罪的月兔

据铃瑚说,月都的就业规则上甚至还明确写着“叛徒需要被除掉”这样的条例。慌乱之中的清兰在求饶时说漏了嘴,她最后没有回去月都的原因,很大可能就是因为畏罪。

也正因为月都的严厉,所以犯下了叛逃罪的铃二就算再次回到月之都,也无法回到原来的工作中,只能在受绵月姐妹的庇护下改头换面、偷偷摸摸地生活。

《东方儚月抄》

兔子们为月都付出了这么多,但她们的地位却是如此低下。

《儚月抄》小说中曾特意提到了这么一件轶事——因为下雨,所以永琳让兔子们到屋内捣年糕。

这让辉夜觉得,永琳对兔子们变得温柔了。

「以前,不仅是兔子,对永琳而言,地上的一切生物都只不过是她的奴仆。就算在月之都里,对月之民而言,兔子也只不过是工具而已。月之民和其他生物处于不同的次元,这么说并不过分,他们就是那样高傲的人。」

铃仙闻言也感到非常意外。因为至今为止,除了刮起让兔子们站都站不稳的暴风的时候外,从来没有在屋内捣过年糕。

仅仅是这么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月兔们在月都是完全没有“兔权”的。

《东方铃奈庵》

根据《绀珠传》铃仙线的Ending,月兔们的真实处境其实是被月都的高层们利用着的,目的是为了对嫦娥下克上。

嫦娥原本是月兔们的支配者,作为使用了蓬莱之药的罪人而被囚禁在月都。根据《儚月抄》的描述,月兔们需要不停地捣药来为嫦娥赎罪。

这种毫无意义地工作已经持续了数千年,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进展,就连什么时候能结束都不知道。

但是,还有更多事实的真相是月兔们不知道的。而得知一部分真相的铃仙,也表示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对待月之民了。

「……月之民的上司一直都是这样,什么都非要讳莫如深,我已经受够了。」

不过,或许是受妖怪与人类同等生活的幻想乡的影响,如今永琳也开始把月之民和地上的兔子同等对待了。在刚来到地上的时候,辉夜也曾认为自己是和地上人不同的高贵存在,认为地上人只不过是工具……但如今,她们都变了。

当然,她们并不讨厌这种变化。

可是,无论是永琳也好,辉夜也好,甚至是在月都中担任要职的绵月姐妹,其实都不是典型的月之民。ZUN曾明确地说,作品中像月之民的,只有探女一个。

那么,真正的月之民,其实是什么模样的呢?


六、虚构的乐园,病态的月都

能把生性胆小的月兔们都逼到叛逃的境地,可见月都并不像传说中的那般美好。

ZUN曾说,月都的整体是病态的。

从建都之源来说……说白了,月之民的祖先不就是因为污秽会缩短寿命所以才跑到月球上去吗?所谓的厌恶污秽,和厌恶死亡,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贪生怕死是生物的本性,也是生命延续的根本。白莲和神子都是因为畏惧死亡才去求佛求道,她们也坦率地承认了这一点,但傲慢的月之民以高贵者自居,自是不愿让自己显得和地上人一样。所以,月之民用厌恶污秽来标榜自己,或许只是想以此显得自己与众不同罢了。

于是,移居到月球并成功舍弃了生命的月之民们便以污秽为由,高高在上地用一种“进化者”、“高等生命”的态度嫌弃着地上人。

说是嫌弃……这个词可能还太温和了一些。实际上,月之民讨厌并排斥地上人。

在文文对赫卡进行采访的时候,赫卡指出文文在不自觉中被月之民利用了,那本充满偏见的《文文新春报》(即《东方文果真报》)就是最好的证据。文文当时虽然不愿承认,但她心里也明白,月之民如果真的对幻想乡怀有敌意,那被她们利用可不是闹着玩的事了。

「我对月之民还是很了解的。这么说吧,她们在各式各样的异世界的居民中,属于最恶劣的那一类。超级排他,超级没自由,虚构的乐园,虽然擅长鄙视别人,但无法容忍自己被当成笨蛋。她们甚至认为其他世界的居民连杂菌都不如。」

「最重要的问题是,月之民敌视着幻想乡,就是这样的。」

赫卡所说的话并非偏见,在绀珠传访谈中,ZUN也确认道,基本上月之民和幻想乡是敌对的,一直都是。

因此,在访谈之后,文文对《文文新春报》进行了审视,在调查了探女的情报并澄清了一些不实新闻后,最终对这本周刊志作出了中止发售的决定。

实际上,要说月之民对幻想乡抱有敌对,不如说是对地面抱有敌意。

千年前,辉夜出于好奇心找永琳要的不老不死之药,就是蓬莱之药。是否有人想过,为什么服药的公主被流放了,制药的贤者却反而得到赦免呢?

因为,月之民有蓬莱药并不是不可思议的事。《儚月抄》小说中,永琳说此药主要是送给人类,用来测试地上的权力者,和引发新的纷争

与蓬莱药用途相近的,还有优昙花枝。

真正的优昙花,是只存在于月之都的树。在没有污秽(生命)的月之都里,它既不长叶也不开花更没有结过果。

但是将这枝条带到地上之后,它便会开始以地上的污秽为营养进行成长,最后结出美丽的七色之玉的果实。

这种以污秽为养分的植物为什么会生长在没有污秽的月之都呢?

《东方儚月抄》

在月之使者来到地上时,会随身带着这种优昙花的枝。当把树枝交给一名当权者后,这名当权者满身的污秽立刻使它结出了七色的果实。权势越大,结出的果实越美丽,这种果实自然成为了当权者权力的象征。

可是,存在于地上之物必灭。盛者必衰,力量迟早有衰落的时候。到那时,优昙花枝就成了争夺的对象,地上的和平被打破,变为乱世。

也就是说,优昙花是月之民用来挑起地上战乱的植物。

可是,月之民为什么要挑起地上的战乱呢?

据辉夜说,这是因为月之民认为战争使人成长,为了人类考虑所以才做出这般举动:

「因为,人类的历史与成长,就是战争的历史与成长。没有纷争,就没有成长。满足于现状,就等于人类放弃了生存。月之民每天都为地上人考虑着。地上人的历史,就是月之民创造的。」

emmmm……说得倒是头头是道。

但是,若真的是这样,那月之民当初为什么又要到月球上去呢?

不正是因为不满战争会滋生污秽吗?

月之民自己舍弃了污秽,却又特意让地上充满污秽,这不是很矛盾吗?

《东方铃奈庵》

其实,这并不矛盾。只要好好想一想就明白了。不沾染污秽的月之民是高贵的,可如果遍地都是和她们一样的存在,那她们还有什么好自傲的呢?

这大概就是赫卡说的「超级排他」吧。

可是,如果她们真的「排他」到底,那也算是有骨气。但是在《绀珠传》中,她们却利用了地上人来对付自己的敌人。

因为月之都被侵略了,所以就去侵略幻想乡?本来打算将侵略幻想乡之人找出来的灵梦,被月之民的高官探女一番话说得稀里糊涂,结果居然变成去拯救月都了。灵梦对此感到非常不满,但是还是莫名其妙的被带着行动。

对于月之民的这种行为,纯狐的态度非常明确:

「没想到竟然会把地上人送到月面上来,之前丝毫没有过这种想法呢。那些眼里容不下一点沙子的月之民,竟然会使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幻想乡被作为人质绑架了,可以这么认为吧?要是想拯救幻想乡的话,就不许对月之都动手,就是这种不人道的策略。」

最后,纯狐不想牵扯到别人,所以放弃了复仇。和纯狐的气度相比,月之民们似乎显得太自私了。或许真如赫卡所说,在月之民心中,其他世界的居民就连杂菌都不如吧。

真不要脸

但是,要说排他……那她们内部又如何呢?

只要犯过一次错,就能抹杀对方所有功绩。月之民对待同伴其实也相当严苛。

曾经立下建都伟业的贤者永琳,还有堂堂月之公主辉夜、月之女神嫦娥,不管她们曾经做过什么,一次过错就足以让她们被流放、幽禁数千年。月之都甚至还有连坐制度,嫦娥被幽禁了,所有月兔都得为她捣药赎罪,这样毫无道理的惩罚甚至看不到尽头。

还有如今在月都任职的绵月姐妹,情况也没有多好。她们为了守护月都也算是尽心尽职,但却因为是永琳的弟子,守护了月之都上千年都没有得到月之民的信赖,一个空穴来风的谣言就能逼得她们不得不自证清白,这大抵也太可悲了。

至于月兔们……唉,说多了都是泪。


六、最后的闲话

ZUN说,月都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整体是病态的。这次(绀珠传)让我们看到了这种病态的一角。

月之都富饶而美丽,但却没有多少人情味,所以在Echo的印象里有些薄凉。是在这样的乐园中永生,抑或是在幻想乡度过短暂的一生,那些月之民和月之兔都做出了各自的选择,如果是你,会怎么选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