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点那些让人看得停不下来的东方同人漫画 -「叄拾壹」

朋友们好,接下来送上的是漫画安利的第三十一期。本期安利中我强烈推荐第一部漫画《彼岸》,此部漫画让我这许久不曾开动快要麻木至死的脑袋都不由得转动起来。

《彼岸》

作者/画师:両神了 pixiv ID:5742485

前不久刷B博刷到了感兴趣的零设巡礼考据内容,是关于“障碍之民”的,由此联想到这部最近才发现的漫画。

@水狮提督衙门  此处附上链接:https://t.bilibili.com/431563128562772066?tab=2

虽然此漫画的创作时间远早于天空璋出世,但本漫画的创作意图与天空璋不谋而合,此外,作者自述创作本部漫画的灵感是“大空魔术”的一段附带文档(thb搜索大空魔术/附带故事,见tr9 Necro-Fantasia),这是否能为探索天空璋的创作思路提供一些新的突破口呢:

「早一步开始少子化从而导致人口减少的日本,通过人口减少成功地回避了其缺点,依靠接受挑选后的人类的勤勉成功恢复了精神生活丰富的国民性。」

那么这个“挑选”是怎样进行的呢?作者为此构筑了一个有着弃老传统的幻想入山村和一个反乌托邦的日本社会,并通过秘封二人组的视角阐述了作者对于“障碍之民”的某些情感和态度,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这部漫画起源于一次平常的秘封探险活动,莲子拿到了一张神秘的照片,照片中有着只有身为能力者的梅莉才能看见的结界,此外梅莉还能看见结界中隐隐约约地浮现出一个古老山村的模样。

两人就此展开调查,靠着梅莉的能力,她们很快找到了结界中的村子。这个村子古老且平静,仿佛从几百年前开始就不曾与外界接触过一样。但是别忘了,这始终是一个幻想入的村子。

于是,二人决定再好好调查一番。

她们在村子外找到一大片曼珠沙华的花田,在那一大片血红中,神态安详地跪坐着一个老婆婆。

这景象简直不像人间所有。在两人的探究下,老婆婆告诉秘封二人组,这个村子因为太过偏僻,已经很久不曾和外界接触,全靠村子自给自足才艰难地存在着,即便如此仍然有难以为继的时候。

就是在那个时候,一位神秘人为村子的管理者献上了意见,这个意见不仅让村子度过了难关,还让村子存活至今。秘封二人组眼前的老婆婆,正是这个意见的践行者,确切地说是“牺牲者”。这个意见很简单,就是——

「抛弃无法走动的老人,将食物留给还有力气干活的人。」

便在二人因为这个骇人听闻的事件而毛骨悚然的档口,更恐怖的声音却从背后传来。那是吃人的妖怪发出的,催促食物的声音。两个人头也不回地将村子甩在了身后,逃出结界回归了现代社会。

老婆婆的安危是她们无力左右的,紧张过后,哀而无奈的氛围仿佛从画中溢了出来。

当两个人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可以俯瞰城市的山丘上,城市中连绵不绝的灯火似乎给劫后余生的秘封俱乐部带来了一些安全感。然而,冷静下来的梅莉忽然意识到更加可怕的事实——

无论是落后的村子,还是如今高速发展的城市,其实都是一样的啊!

即使是在那连绵不绝的灯火中,也存在着无法望及的犄角旮旯。

于是古往今来,障碍不变。

在作者的设定中,此部漫画中秘封所处的日本背景,是《大空魔术》的附带文档所说“通过人口减少……依靠接受挑选后的人类……”,这个挑选的过程,乃是国家机器操控的。

天空璋一作中的黑幕,幻想乡贤者之一的摩多罗,称号之一是障碍之神如果其时摩多罗已然现身,会给这个故事带来什么变化吗?那个不用猜都知道是谁的,献上弃老意见的神秘人,这二位又会有怎样的互动呢?

更重要的是,诸君再看过这部漫画后,是否会有一丝丝寒意呢?在彼世的幻想乡,障碍之民们信仰了一个可以打开门户的疏通障碍的神明,但是现实生活中那么多的障碍之民,又该度过了怎样的一生?我不由得想到妖怪土蜘蛛的起源便是被逼入山中的流民所化,希望这样的作品可以引起大家对障碍之民们的关注和援助吧。


《终结与起始之音》

社团:あみだ屑 pixiv ID:441353

我曾经推荐过这位作者的另一部作品《砂上的楼阁》,其时便被他的漫画包含的含蓄而有力的感情所打动。这位作者的漫画多多少少都有些意识流的味道,尤其是关于竹林组的几部作品,那种意识形态于我而言过于天马行空。

这是我唯一能看懂的一部,讲述的是慧音和妹红初识,以及妹红被人里接受的故事。

不知从何时开始,一种宛如诅咒的疾病在人里散布开来,中了诅咒的人虽然身体并无大碍,但是会持续昏睡。无论人里最有人望、知识最丰富的上白泽慧音,还是医术高明的八意永琳,都无法解释这种怪症。

目前慧音知道的情况是,中了诅咒的人都曾经去过竹林,并且都闻到过奇怪的香气。慧音也曾试过亲自前往竹林寻找线索,却是一无所获,倒是意外碰见了一个“赤眼妖怪”,其时正在和永远亭的公主大打出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安的村民们开始将愤怒转移向无名的“赤眼妖怪”。某一天晚上,得到了村长的允许,村中的壮年男子各带家伙奔赴竹林。

而就在这时,慧音通过翻阅古籍找到了村民昏倒的原因,没想到晚来一步——慧音赶到竹林时村民无一例外全都昏倒在竹林中,幸存者唯有一个常年居住在竹林的老伯,和那个“赤眼妖怪”。

她本对“赤眼妖怪”抱着怀疑和警惕的态度,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完全打消了她的疑虑,那“赤眼妖怪”随老伯一同将昏倒的人民搬出竹林,不仅完全没有在意慧音的迟疑,反而还招呼慧音赶紧来帮忙。

那么,若这诡异的诅咒与“赤眼妖怪”无关,它究竟从何而来?

慧音解释道,村民是因为闻到神秘的香气而昏倒的。香气是迷途竹林的竹花(几千年一开的那种)散发出的,其目的是让因香气而昏倒的生物成为寿命将尽的竹林的养分。

虽然听着可怕,但是此病并非无解决之法。

大家或许也注意到,除了“赤眼妖怪”以外,身为普通人类的老伯也没有昏倒。答案很简单,常年居住在竹林的老伯,身体早已产生了抗性,所以眼下,老伯的血就是最好的解药。

然而老伯年事已高,如果勉强他抽血,恐怕会一命呜呼。所以这场诅咒,最后究竟会如何解决呢?


《大感染》

作者/画师:徒步二分(茶户) pixiv ID:4228

来自徒步二分,非常帅气和王道的作品(安利的主要原因是花妈真的太帅了),讲述了在徒步二分的作品中一直作为搞事担当出现的霍青娥用奇怪的病毒搅乱幻想乡,并携手花妈孤军奋战的故事。

某一天,一种奇怪的疾病,从红魔馆开始向整个幻想乡蔓延开去,最早的受害者是红魔馆的魔女帕秋莉。愤怒之极的咲夜和大小姐真想当场手刃凶手,但又苦于没有线索,于是只能先按可能的线索排摸,比如,医术高明的医生。

然而谁能想到,身为蓬莱之民的八意永琳竟然罹患同样的疾病。更巧的是,妖梦来到永远亭,目的竟然也是替身为亡灵的主人求医——也是一样的病症。

三人意识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于是决定联手调查。

而在三人联手调查的过程中,这种不知名的可怕疾病开始展现自己的威力,幻想乡中的各大势力,都留下了它的影子,其中不乏实力非凡的大妖。

所以一切的主谋——也就是霍青娥小姐,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很简单,先让幻想乡的各大势力患病,然后将唯一的解药交给神子大人,这样一来,整个幻想乡便拿捏在了神灵庙势力的手中。

计划原本很完美,可是邪仙的计划被一个无意识的存在给听见了。

秘密泄露的风险是巨大的,无奈之下,青娥接受了神子的意见——找一个保镖保护自己。这个人必须与世无争,与任何势力保持距离,不易被操控和撺掇但同时又实力异常强大。

也就是青娥眼前这个正在浇花的女人。

风见幽香,一直以来独居在太阳花田的大妖怪。神灵庙势力作为较晚入驻幻想乡的一支,所以青娥对她的了解完全来自于道听途说。

毫无疑问,幽香并没有接受青娥的提议。

于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邪仙对幽香使用了病毒,迫使她为自己工作。

另一方面,在古明地觉倒下的地灵殿中,一筹莫展的地狱鸦阿空和火焰猫阿燐得到了恋恋的情报,获悉事件的真相后,她们立刻来到了太阳花田寻找不共戴天的仇人。

面对突如其来的敌人,幽香显得并不那么积极,甚至开始劝说青娥投降。青娥当场便断言幽香靠不住,还得自己来。意外的是,不仅仅是得到恋恋提示的地灵殿众来到了此处,就连红魔馆的女仆长也追寻过来了。

然而,青娥一番顽强抵抗(以及花妈这个三围极好的肉盾),不仅打退袭击,甚至俘获了咲夜和阿燐。

那么问题来了,地灵殿众能知道自己在此处,是因为恋恋听到了异变是青娥策划的,可是咲夜是怎么知道的呢?

这还得说幽香作为大妖,虽然被青娥上了毒药,却丝毫没有慌张,她趁青娥不注意,将向日葵种植到红魔馆的花盆里。原来,幽香其实早就发现了青娥的意图,她只不过是在“加快邪仙的计划进度”罢了。

此外,幽香不只送了一株向日葵出去。其中还有一株,便栽进了命莲寺中。

于是,才熬过一波袭击的太阳花田,又迎来了新一波的敌人。这次是命莲寺众,以及据说可以斩杀数次逃过生死关的长命邪仙的地狱死神。

随着越来越多的势力的加入,局面完全变成了一边倒。幽香本来就不情愿帮助青娥,而青娥自身也是元气大伤。这场战斗似乎很快就会结束——如果青娥能够早点放弃抵抗的话。

但正是因为青娥即使满身疮痍也要继续战斗的倔强,激活了幽香的战斗血脉。她对眼前这个仙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于是幽香站了起来,仿佛从来没有感染过病毒一样,开始了真正的战斗。

随着幽香的正式加入,战局又开始发生变化。不仅如此,邪仙以阿燐的性命为要挟,将阿空也强行拉入了队伍。于是在核弹和光炮的绝对优势火力加持下,即使留守命莲寺的星也前来支援,邪仙一方仍旧很快扭转了战局。

但是对邪仙来说,这样的胜利并不值得庆祝,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势力知道自己是主谋,她必然会面对越来越多的威胁。她的预感是对的,因为神灵庙势力的另外两人——屠自古和布都叛变了。

布都告诉红魔馆众咲夜关在了什么地方。而屠自古直接带领大小姐找到了咲夜的牢房。

她们不仅仅只拉拢了红魔馆,还找到了因为老师昏迷而气愤不已的妹红、因为老友生死未卜而焦急万分的鵺,还救出了阿燐使阿空得以站到自己一边。

正当大家剑拔弩张的时候,本应是此次异变最大受益者的家伙却来到了病毒的发源地——被迫提供病毒的黑谷山女。

在那地底的世界,神子也了解了病毒的本质——这是一种“能渗透入心中的阴暗处让人沉睡”的病毒。但是对于那些意志足够强大的妖怪,这疾病不但不能发挥其效力,甚至会让这些妖怪更加强大。

这也正是战场上出现的转机,霍青娥将解药交给了幽香,幽香一直以来被疾病压制的力量忽然得以爆发,她感觉自己拥有对抗幻想乡的力量。于是,这次战斗的胜负会走向怎样的方向,以怎样的方式收场呢?


《憧萤向日葵》

作者/画师:水中花火 pixiv ID:64345

强大真的就是一件好事吗?

幻想乡公认的强者——风见幽香,以异常强大和自信的形象生存在幻想乡中。然而幽香并非生来如此强大,她是怎样看待自己的呢?请看这本水中花火老师的《憧萤向日葵》,继仲谷老师的《对某花的研究》之后,让我完善对幽香的印象的又一佳作。

故事伊始,莉格露和琪露诺在太阳花田中的玩耍,被射命丸文所打败。为了不让自己的丑态流露出去,莉格露开始疯狂追逐幻想乡最速的射命丸文。

但她怎么追得上呢,这可是一面和四面(而且还放了水)之间的差别。

但是忽然,从地下钻出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把伞,转瞬便把文文打飞了。把“幻想乡战力最高级别”的文文打飞了,眼前这个不知名怪物的强大力量,深深地烙印在了弱小虫妖的心中。

于是莉格露开始频繁地拜访太阳花田,并不断寻找那个无名的大妖怪。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找到了,并且顺利地知道了她的名字乃是“风见幽香”。于是莉格露开始尝试以自己的方式与她套近乎,可惜的是,这些尝试都以幽香巧妙而温柔的盘旋告终。

之后莉格露也曾尝试直球向风见幽香提出请求——希望自己也能像她一样强大。但是幽香给出的答案让莉格露困惑不已,幽香说,要想变得强大,就得拥有相应的觉悟。于是莉格露开始从其他路径收集风见幽香的情报。

让她感到惊讶的是,收集的情报很少而且全是负面评价。

「这是一个居住在太阳花田,性格古怪,实力强大,喜欢欺负弱小,无人愿意与其来往的妖怪。」

概莫如是。面对一个众人避之不及的风见幽香,莉格露开始沉思,所谓的“觉悟”究竟是什么。

本应漫长的沉思因为琪露诺的捣乱被迫中止。

自上次打败莉格露以后,琪露诺一直在等待莉格露的复仇,谁知道莉格露再也没有来找过琪露诺。不仅如此,琪露诺多次目睹莉格露和幽香交谈甚欢,气愤不已地她来找莉格露直接对峙。

而在这对峙中,莉格露意识到,觉悟的一种含义或许就是“远离亲近之人”。

尽管知悉了此中真意,莉格露还是决定来找幽香。

幽香认为莉格露并非一时兴起,便决定出手教育她——用真正的符卡决斗。但在决斗的浮光掠影中,幽香回忆起自己的身世。

这本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喜欢花的无名妖怪,有三两个关系很好的妖怪朋友,她们每天寻找、观赏、栽种好看的花朵,过着小妖怪才能享受的惬意生活。

这样的平静因为两个无名少姓的流氓妖怪而打破,但说到底,真正打破这份平静的并非流氓妖怪,而是将两个流氓妖怪残忍杀害,展现出无比强大力量的、尚幼的风见幽香。

那天之后,她的所有朋友都开始远离、恐惧她。

孤身一人的风见幽香依旧十分喜欢花,但是“太阳花田有强大妖怪”的消息不胫而走,除妖师、武士、大妖怪纷至沓来,却都被幽香轻松解决。于是传闻越传越开,也越传越离奇。

虽然传闻的中心人物并不在意,她非常乐意以那样的形象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不如说,她只能以那样的形象存在了,因为没有人会关注她究竟是怎样的,也没有人试图去了解她,即便公正如四季大人,最后都看不下去这个别扭的存在。

可是,幽香还是如我们所知的那样,孤独地生活着。

这样拼命地又孤独地存在,大约便是风见幽香所说的“觉悟”吧,可是有了这样觉悟的风见幽香,一直以来都这样存在着甚至已经习惯、麻木的风见幽香,为什么会在最后流下悲伤的泪水?


《文文。手稿》

作者/画师:チョモラン pixiv ID:76370

来自社团梦王国的作品。梦王国的作品总给人深刻艰涩的印象,这是因为其作品虽然尚不丰富,但已经自成体系,可以在某些地方构成逻辑自洽的二创结构。此外其作品见微知著,对东方的诠释别具一格,在这部作品中,作者就以“印刷术”为切入点,巧妙地将印刷术与裨田世家的求闻持能力联系在一起,讲述了幻想乡中的重要妖怪势力——天狗的变迁,以及文文的成长历程。

很多二创作品都喜欢对射命丸文的名字“文”做文章,比如在这部漫画中,射命丸最初只有姓氏。但就是在她连名字都没有的时候,她便已经开始学习印刷术了。而其名字“文”是在第八世代御阿礼之子阿弥去世时得到的,也是在那一年,她成为了天狗一族中最特殊的存在——掌管印刷术的天狗。

对于自己名字的由来,文文并没有太多头绪,在与河城荷取的聊天中,她表示,她只知道,赐予自己名字的人有着和印刷术一样的能力——过目不忘程度的能力。文文非常高兴能获得这种能力,可是河童却提醒她:

「所谓拥有‘只要看一次就不会忘记的能力’究竟意味着什么?」

荷取的这句话很快就应验了。那之后不久,贤者们开始着手构建幻想乡,但许多妖怪并没有理解诸位贤者的用意,为此一度掀起过不小的骚动。将这骚动平息下来的,便是文文主张大量印刷的布告。

只不过,天狗的长老们对这一措施,或者说文文本身颇有忌惮。

那是因为文文所掌控的印刷术,直接颠覆了天狗一族的存在。

以速度快著称的乌鸦天狗,在妖怪中担任传递情报的作用,可是印刷术的存在不仅使得情报的传递变得更加高效快捷,还能留存更长的时间,换句话说——

「天狗被印刷术打败了。」

御阿礼家就是依靠求闻持能力延续着《幻想乡缘起》的编撰,也因此被妖怪视为仇敌。而如今,第九代御阿礼之子尚未转生,与求闻持能力十分相似的印刷术只有文文这样一个传人,换句话说,天狗一族牢牢地攥着妖怪仇敌世家的、胜于天狗的、类求闻持的新兴技术

了解了自己对于天狗来说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之后,文文也终于知道了自己名字的由来。那个为自己起名字,拥有过目不忘程度能力的人,正是第八世代御阿礼之子。掌握印刷术的她,在妖怪们看来,只不过是御阿礼之影。

但是文文并不打算以影子的身份活着。她也不希望天狗同族那样看待印刷术,因为印刷术就是文文存在的意义,是她存在过的象征,她决意努力地去改变妖怪对印刷术的印象。

她的努力是成功的,在传递情报方面大放异彩的印刷术逐渐被天狗族接收,文文更是趁此机会创办了《文文。新闻》。印刷术慢慢地成为妖怪山不可或缺的技术力量。光阴如梭,百余年过去了,第九世代御阿礼之子顺利转生。

文文与阿求的见面,能称得上是故人相见吗?我不知道,不过阿求在见到文文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是她自己都意义不明的「谢谢你」,我想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本期漫画安利到此结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