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届群友故事会

米娜桑,这里是二色老咸鱼,按照惯例讲给大家带来第十七期期故事会的实况转播。这次故事会的说书人比较多,而且个个都是有备而来,所以这次故事会的量很有保证。此次故事会的书记员是一阵风。那么,让我们开始,第一个登场的是如我平A,自从知道了故事会的存在就一直很积极的一位说书人。

如我平A:
东方依神传
序章:回村
注意:东方同人,二次创作
角色可能会出现崩坏,流血,死亡等不可预知的情况……
请酌情观看。
(刚刚这段话基本上就成了我的开场白了)
这里的树一到秋天都变作老态,干裂暗色的树皮,寥寥无几的枯叶,树杈间点缀着一两个空无一物的巢,怎么都看不出来生机,这惹人联想到死之类的事情,不由得心生感伤。
依神咲牵着女儿的手,从这些树下走过,他一见这情景,便想起很多事,这些事太多太久远,汇在一起,使得他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起,不由得和着迎面吹来的秋风,千言万语化作一句:
“花子,我们回来了。”
听了这句话,女儿手上微微用力,抓紧他的手,显得有些紧张。
不好,一时恍惚,忘了她还在自己身边。
要去面对因难产而过世的母亲,女儿的心情也一定很复杂吧。他伸出另一只手,摸摸她的鬓发,小声的说了一句:
“女苑,这不是你的错。”
不知不觉中,父女俩踩过泥泞的田间小路,走进村子,村子里的村长从当年的老头,变作老头的儿子,他是一个很有激情的年轻人,因为漫长的等待有些着急,一见面就热烈地上来问好,寒暄几句便直奔主题。
“依神先生,我们来聊聊村子改造的事情吧。”
——白昼与黑夜的境界——
整个村子因为依神咲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老人们破了酒戒似的给他灌酒,醉醺醺地拍着自己的肩膀,大声赞美他这个当初走出村子,现在进了城市的孩子。
他不怎么说话,只是一个劲地饮酒,心里五味杂陈,回想起走出村子时,众人的冷漠态度。
其实也说不上冷漠吧,只是节约情感罢了。
自家的悲剧发生之后,大家都曾过来表示哀悼,甚至放下手里的活计,这不是很隆重吗?
只是他们悲伤的同时,恐怕也明白,自家已经没有了振兴的可能,那么悲伤过后,也就没有关注的必要了。
去城市的选择在他们看来,更像是赌吧。
谁会想到,自己能赌“赢”呢?赌成了一个在城市里奔波的地产销售的员工……
那么,这算是回报吗?咽下口中的酒,依神咲醉醺醺的想。
他坐起身,在席间寻找女苑的踪迹,最后眼睛定格在窗外,那里刚刚有一个橙黄色的踪影闪过。
她似乎跟村子里的发小们关系生疏了呢,女儿闷闷不乐的表情也一闪而过……
联想起这些年在城市的经历,依神咲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
现在后悔也没用,再怎么回想,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永远回不来了。
就让女儿和过去认真的说声再见吧,依神咲这样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黑衣人拉起兜帽,树枝上的叶子褪光,河水唱着歌跑向大海,苍穹之上斗转星移,世界慢慢苏醒,时间不停流逝,依神女苑哼着歌走向村外,不知道有怎样的未来在等着她。
但即便如此,父亲的祝福,一定能传达。
我保证。
(待续未完)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平A也开始给自己挖坑了,真的是,挖了坑要记得填啊魂淡!总之,平A的故事的序章,到这里就结束了,各位不妨期待一下后续的故事剧情吧。下一位,fransing,带来自己最后的露米娅故事的终章,一起来看一下吧。

 fransing:
第三篇露米娅的故事 最后一篇喽
那是散落的樱花瓣遮住喧嚣的季节。一边赏花,一边喝酒,自然是神社特有的风景。妖精与妖怪,还有巫女,只有醉倒在酒瓢前,说着梦话,留着口水,她们才会罢休。
其实是这样的:就算是她们自己想要放下酒杯,某只酒鬼也不会同意,就算是要在那些“大人物”怀里蹭来蹭去,不惜装作一副软乎乎的样子也要多劝一杯酒。
“琪露诺酱~喝这么多⑨不要紧吧”
“哎嘿嘿~⑨是水的一种,对于身为冰之妖精的咱,喝多少都没有问题呢~”
“喝⑨,咱也是最强~”
“呜~~”
话音刚落,冰之妖精涨红着稚嫩的脸蛋,晃晃悠悠地栽倒在地上。
“琪露诺酱——琪露诺酱——”
“你看那只冰精,才喝几杯就醉了,真的是太逊了”
身材壮硕的鬼在一旁说笑。
“这个冰精就是逊啦”
从地狱来的妖精似乎很会喝,一边玩弄手上的火把,一边提着酒壶,似乎在摇摇晃晃中保持着清醒与理智。
“这么说,你很勇喽”
“开玩笑,老娘超勇的好不好,超会喝的啦”
趁着妖精没注意,鬼的右手轻轻搭在了妖精的彩色条纹袜上。
“超会喝,很勇嘛”
“袜子不错,蛮丝滑的”
“勇仪姐,你干嘛啊”
“地狱来的妖精,还这么害羞。”
“我看你是完全不懂哦”
“懂什么?”
“你想懂,我在旧都有些好康的”
“好康,是新火把喽”
“什么新火把,比火把还刺激,还能让你当 自 机”
“当自机?”
“来了,来看就知道了”
鬼拖着妖精,妖精拖着火把,向着地下的方向走去

 fransing:
“蓝sama——这个这个”
那只猫又式神并没有待在醉醺醺的酒桌旁,她似乎对神社的赛钱箱很好奇。
“chennnnn,”
狐狸式神无暇顾及酒盅和碟子上的油豆腐,跌跌撞撞站起身,晕乎乎地走向猫又式神。
“蓝sama~是蜘蛛哦,这个奇怪的箱子里有蜘蛛。”
“chennnnn——不要碰那个!”
“会有扛着长杆子的凶恶大姐姐打屁股的!”
狐狸式神抱起猫又式神,还没迈开腿,便在酒精的作用下昏睡了过去。
“呐,灵梦,那个小妖怪没什么动作吧。”
坐在神社屋顶独自饮酒的巫女被身后突然冒出来的隙间妖怪吓得一颤。
“噗——”
“喂~~油咖喱,⑨撒了,这杯可是我从人里买的……”
“哦哦,那真是不好意思。”
“那过会儿赔给你好了,哎嘿嘿”
“露米娅,对吧,哦!就是双臂展开摆出⑩字形的小妖怪吧。”
“我看看,魔理沙和爱丽丝那里,没有,早苗那一桌,也没有。”
“在那里!和夜雀妖怪在一起,旁边还有一只, ?!什么嘛,是久侘歌呀。”
“哎?!油咖喱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小妖怪了?!”
“油咖喱?”
没等巫女把话说完,隙间妖怪便离开了。
“她还带着灵符,维持这个样子就可以了吗?”
“我不该想起那些过往的……”

 fransing:
明治十六年
越前
“偶该丽娜赛~”
“哦~紫,今天的晚饭是什么呢?”
“味噌~”
一个和尚模样的人和一个身着洋装的少女(?)坐在桌子边上。
“啊~紫的料理真是可口啊,独占这样完美的女子,我在阿鼻地狱,一定会被阎罗王在脸上写上一个大大的“罪”字”
“那样子岂不是写着“罪”字的水漂hhhh”
“hhhhhhhhhhhh”
“明天,要去村子里解决一只食人妖怪,紫有什么建议吗?”
“嗯……这个嘛,有饭团等着你回来哦~”
“她还带着灵符,维持这个样子就可以了吗?”
如果当时放弃普通的日常,用自己用妖力制服露米娅的话……
隙间妖怪每次回想起这段往事都会这样考虑。
那一天……
像是泥垢,像是血污,反正黑乎乎的一片,遮住正午的太阳。
没人能阻止那样的妖怪,符咒什么的,完全起不到作用。
“我还是很聪明的,紫,我想,哪一天紫离开老去的我,去那个“任意的境界世界”,我也可以,可以做得到。”
和尚穿着的男子倒在血泊中,隙间妖怪守在一旁。
“原来你都知道,你已经知道了……”
“嘘——不要说,紫是美少女,才不是妖怪……”
“那张吃人妖怪,被我用灵符封印了,拿自己当诱饵,的确好用,就是,有点疼……”
“呼——”
“那只妖怪,维持现在的样子就好。”
隙间妖怪在自己的世界里默默睡下了。
(完)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fransing这个故事还给紫妈安排了情感线,真是有意思,不过,能把露米娅这样一个一面boss挖出这么多故事,他也真是不容易呢,其实,每个东方人物的身上,都有很多可以被写成故事的细节,只要同人创作者们敢想,好的故事便永远是不会断绝的。那么下一位,牛油大佬,伊布咖啡摊的日常,请。

butter_fly:
[START]
《文文。新闻》系幻想乡的鸦天狗:射命丸文所编的新闻报纸.
“月尘风波”之时,这报纸所报道的.可是吸引了不少的读者.
尽管文文的新闻有不可信的地方.
及深夜.夜雀摊出,红灯笼在深夜的竹林道特别显眼.
文与伊布相约而至.
八目鳗烧烤吱吱作响,寂静之中增添了几分安稳.
“老板娘,来8串八目鳗”
“还要一份秋穰子的甘薯饼~”伊布与文点菜道.
“伊布,你看了我的报纸报道了吗?是不是感觉很精彩?!”
“呃..”伊布突然听文文这样问道,犹豫了一下.
“其实也就那回事了吧…”
伊布到幻想乡已经如此久了,其实她几乎没有读过文文的报纸.
“最近的报纸..据说卖的不错哦?”
文文的表情却耷拉了下来.
“唉…’月尘风波’之后..又没有东西可以写了啊…”
“这报纸又准备卖不出去了.”
“来~8串八目鳗和秋穰子饼~”米斯蒂娅好客地递上了菜肴.
两人谢而尝之.
伊布赞之曰:”老板娘的手艺一如既往的不错呢!”
老板娘见文文心情略显低落,问:
“啊!文文小姐..难道我今晚的八目鳗做的不好吗?”
“愁着下一期新闻怎么写呢….米斯蒂娅你又把我的报纸当做引火纸了….对吧?”
“没有哦.最近几期我是看了大标题我再把它用掉的…”
“最近月尘搞得幻想乡不得安宁.生意变差了呢… ”
伊布倒出了刚刚泡好的咖啡分给了三人.
“至少.幻想乡还是恢复了日常的样子呢,”伊布得意道.”我还多了个新玩具.”
“那个冷萃塔很漂亮啊.”就连米斯蒂娅都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琪露诺跟我说…发光的感觉其实也不差的说…改天我也想喝一杯…”
伊布笑着说:”发光那是不可能的了…”

butter_fly:
文文问:”伊布你能帮我想想办法吗?”
虽说是一个人的报社,文文报纸却还是有”死线”的
“下一期快要出版了啊!”
伊布毫不在意地安慰道:”想那么多,还不如先来一口我刚做好的咖啡吧…”
伊布指了指文文眼前的咖啡杯.
竹林寂静之夜,咖啡的香味更加突出了.
那是类似沉香木的香味.
仔细去品尝,那是浆果和香草的交响乐.
尽管不是特别推荐深夜去品尝咖啡.但是这味道却足够的催眠….
(注:杜撰的咖啡味道.幻想乡外界的咖啡会与之不同.)
“灵感一瞬间就来了呢.不是吗?”
文文品尝到深处.八目鳗当做配菜.
那消极的情绪便抛之脑后了.
取出自己的记者本,开始写了起来…
“看见文文元气恢复了我就放心了.”伊布欣慰到.
“暂且还是不要打扰文文小姐写作了..文文小姐,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就打个招呼吧.”
文文点了点头.便在热气腾腾的咖啡的陪伴中,接下去写了.
伊布和米斯蒂娅便陪着文文度过了下半夜.直到深夜摊散了
则早上.文文报社.
“呀.文..今天起得很晚啊….”文文的同行兼竞争对手,姬海棠果.好奇地问道,
“昨晚干坏事去了?”
“果你可别乱说….”
“昨晚咖啡喝多了….熬夜还特别晚呢..”
“嘛嘛嘛~文…不至于那么拼命吧.我去忙了.待会再见~”
文还是礼貌地给果道别.
在果走了之后,文文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拿出了昨晚的记事本…
“……”
“为什么我对这些东西没有一点印象…”
文文翻来覆去地检查着自己的笔记本…
里面既有鸡汤文,也有抒情诗,甚至还有自己都没有看懂的语句…..
“写了大半本……”
“唉.这东西又对我的编写工作又有什么用呢?!”
文文坐在办公椅上左思右想….”反正报纸又要回归日常…不管卖不卖得出去..
不妨就把这本子上的东西加工一下然后分享给大家吧…”
振奋了下精神,文文投入了死线之前的报纸编写大作战中.

butter_fly:
过了几天.
文文新一期的报纸出版了.
人间之里,欢声笑语.
不乏评论报纸内容的谈话.
“那篇月中小故事很适合晚上讲给小孩子听呢!”
“文文新闻的新专栏很丰富呢!”
“增添不少阅读的乐趣啊!”
伊布也少有的借了街坊的报纸读了一下.
“文文是怎么做到的啊….”伊布甚至被报纸当中的文风惊住了.
(文风:文章的行文风格.不是文文吹出来的风)
又是另一个深夜.伊布与文相约到夜雀烧烤摊中.
“文文最近的报纸卖的有进步了啊!”米斯蒂娅赞叹道.
“新专栏大成功.文文的文笔其实不差的嘛!”
“过…过奖了….”文文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那么..伊布…那种咖啡还能多带来给我们仨分享吗?
“哪一种…..?我每次带来的都不一样的….”
“难道文文真的喝上瘾了?”伊布显得有点疑惑.也显得很惊讶..
文文也一时半会描述不出那咖啡…
尴尬地回答道:”呃..也不非要指定那一款了..有咖啡就很畅快了….”
“….米斯蒂娅…老样子!”
“好~!”
夜深,摊子只有三者.
在快活的聊天当中,充满了幻想乡最日常的气息.
文文的报纸,日常当中也透露着更文艺的一面了.
[END]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每周一次的咖啡摊日常,即使对我这条爆肝的老咸鱼来说也是非常不错的放松,感谢牛油大佬每周的不间断放松。下一位,酷爱大长篇的龙翼雨,这次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富有深意的故事呢?

龙翼雨:
标题是《塔落》
(以下为正文)
一直一直,我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上学,一个人放学。
一个人站在运动场中央,
一个人蹲在水池旁看着鱼儿成双成对。
直到那一天……
“你在这边一个人呆坐着干什么呢?”
耳畔传来的流水声里突然窜进来的一个清脆的声音,我愣了愣,然后才留意到有人靠近了我的身边。
诶?居然,会有人主动靠近我?
“我……”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头看去,柔和的奶黄色映入了我的视野。
“来嘛,一个人呆在这里多么无聊啊,一起参加活动吧~”
“活动?诶,等等……啊!”
没等我有时间反应,面前的少女便拉起了我的手,把我拉起来,拉着我就要往往她的目的地跑去。
我一个没反应过来,脚步没能迈开,便被狠狠绊了一下。而我的手则是从拉着我的少女手中滑出。
看来,是要被狠狠摔一下了。
“戎,你也太着急了一点吧。”
意料之中与地面亲密接触的疼痛感并没有来到,我反而是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一点疼痛感都没有感觉到。
“啊,抱歉。十分抱歉。”
从地上爬起来,我只看见少女对着水面鞠躬道歉,然后,在看见我爬起来,她也转过身对着我鞠了一躬,“真的,十分抱歉。”
我转过头看向水面,什么也没有。
刚刚,是有谁帮了我吗?
“呐呐呐,”面前的少女重新牵起了我的手,“抱歉刚刚我太着急了。不过,看你一个人坐在那里,太寂寞了,我才……”
“嗯……”
寂寞……
这种东西,早该习惯了吧?我。
但是,明明本应该是已经习惯了才是。
为什么,现在心里会有一丝莫名地开心呢?
我到底,在期待着什么呢?

龙翼雨:
因为没有拒绝,因此少女便拉着我走向她的目的地,一边走一边在跟我讲述她的事情。而我呢?在少女的滔滔不绝中,我在走着神。
“我们的活动很简单的,你看。”
突然,我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阴影将我笼罩。抬头一看,我便无法动弹了。
那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景象。
“我们要堆出一个冲天的大石塔,如果能突破天际的话,那是更好的呢。”
少女转过身,看着我说道。
“能帮我们吗?”
正午,夏日独有的燥热蝉鸣从窗外传入房间内。
“很稀奇呢,你居然会对物理感兴趣。不是前两天才说这种东西是很无聊的吗?”
“没那么多废话,借不借我?”
“行行行,真是的,谁叫你是我的死党呢。”(的确是新作人物w~)
从同桌那边“敲诈”过来自己想要的资料书,然后我便将这个「异性死党」一脚踹开……
当然不是用脚的,毕竟我并不讨厌他。
我很讨厌,那些一看见我和他在一起就集聚在窗户外的眼睛们。
他估计也清楚吧。至少我们之间很少再有来往了,尤其是分班之后,除了作为学习小组成员碰头的时候还会聊几句以外。
话很少的「死党」,到底还能不能算是死党呢?
翻开资料书,在目录的帮助下,我磕磕绊绊地找到了疑似我想要的资料的地方。
的确,作为单独的一个人来说,我不喜欢麻烦人,也便同理会不喜欢别人麻烦我——毕竟都是同等的。
帮人什么的,很麻烦。
如果无法帮到人的话,还会更加麻烦。因为总是有些人喜欢把责任到处乱推,推到好心帮人的人身上。
但是,我这样想,并不代表我不会「乐于助人」。
只是我的「乐于助人」只会出现在我感兴趣的事情上。
的确,堆建一个通天高塔这种事情,的确是不太合实际。
不过,也不失为一件「有趣」的事情,不是吗?

龙翼雨:
一边自己对自己「说」着话,我翻过一张张书页,小心翼翼地抄写出需要的内容。
但是,说起来,高塔……
高塔好像有什么其他的意义来着?
“这里再放两个石头,然后那边再放多三块,就可以继续往上面堆了。”
算了。
我看着眼前忙于搬运石头的人群,摇了摇头,把自己的思绪摁了下去。
我还得好好指挥她们才行,没想到她们不大看得懂图纸,哎……
等她们忙完这一回,再去考虑也不迟,不是吗?
突然,在我走神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响。
“啊!我们的塔……”
我愣了愣,等我在回过神的时候,眼前原本应该存在的巨塔突然间消失了。
不对啊,不可能啊。
我翻开我的图纸,仔细地对比着细节。
不可能倒的啊,明明把受力什么的都分析好了的……
“这不是你的错。”
诶?
虽然听声音觉得很远,但是我下一刻却发现一个身着蓝底连衣长裙,扎着红色双马尾的少女站在了我的身侧。
“∑!”
“夭折的小孩需要依靠堆石塔来赎罪,”没有理会有些被吓到了的我,来者自顾自地说道,“原本她们的石塔不应该这么早就堆起来的,也不应该堆那么高的,所以今天来捣乱的鬼们都有些生气。不过,这么大阵势,看起来或许是顺路叫了正闲着无聊的鬼神之类的一起帮忙把它推倒吧。”
图纸落在了地上。
“啊,放心,这不是针对你的。只是日常而已,捣乱的鬼推倒水子们堆起来的石塔什么的。”
“那……”
“嗯?”

龙翼雨:
莫名的无力感袭来,我坐在了地上。
“那我岂不是,什么也没有帮上忙……”
我,真的是,无用呢……
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去帮忙?
“啊,原来你在这里,太好了,我还以为你……”那个有着奶黄色的头发的少女从远方跑过来,一边跑着一边说着,但是说到一半话便停了下来。“你,你也在这里啊,那个,你这个时候不是在摆渡的吗……”
“没办法啊,被人委托了,”身边的那个红发少女拍了拍我的肩膀,“「让误入此地的生灵回到她应该待着的地方」,我是这样被她委托了。”
“啊,这样啊。”
“你也是的,璎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一刻,那人便站在了她称呼为「璎花」的人的面前,用手敲了敲她的头,“得亏是我,要是其他爱管闲事的人过来了,可就有你们受的了。”
“嘛嘛,下次我们会注意的了。”璎花吐了吐舌头,然后,绕开那个少女来到了我的身边,将我扶起,“有你的帮忙真的是太好了,不过,也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了。”
“那个……”
“嗯?”
“十分抱歉,我,我什么忙也没有帮到,我……”
璎花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打断了我的话。
“没事的,你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到。”璎花说道,“最起码,那个高塔曾经短暂地存在过一段时间——或许这个时候有一部分人已经成功地赎清了自己的罪,成功的离开了这里,可以过上好的日子了吧。”
“那,璎花,是这个吧,你呢?”
“嘛,”她笑了笑,“我是不会那么快离开这里的啦。”
“毕竟,如果我离开的话,她们估计很快就会觉得闷和无聊了吧。”

龙翼雨:
搭石塔,然后被推倒,日复一日。每一天都是这样的日子,不带改变什么的。
如果无法从其他角度给自己找点快乐的感觉的话,会很快觉得这种事情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吧?
“对了,”璎花又说道,“印象里,「高塔倒落」在你那边应该是有另外一层意思的……”
“好了好了,我要送她回去了。”红发少女出言打断了璎花的话语,“再聊下去,估计很快会被发现了吧。”
(通天塔要素)
(再加上新作人物的背景故事)
(庵我烧了)
“嗯,也是呢。那再见了~”
璎花对我摇了摇手,我也下意识地想挥手。
但是,突然感觉浑身一软,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然后,便是一片漆黑。
(高塔中途停工的画面在宗教艺术中有象征意义,表示人类狂妄自大最终只会落得混乱的结局。——百度百科)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救这样就不回来了呢。”
坐在公园的石椅上,耳边传来死党的声音。
“你知道吗,你落水之后,可说足足昏迷了好久才清醒过来啊。以后可别一个人再随便靠近池塘了,再掉一次水里我可不会再救你了呢。”
高塔,倒落……
“喂!你听见了没……”
“谢谢。”
“诶?”
抬起头,看着死党的脸因为自己刚刚的话语而发生了细微的颜色上的变化,心底里突然间翻出了一种愉悦的感觉。
或许,自己是时候该做出一些改变了。
一个人什么的,这种事情……

龙翼雨:
实际上自己应该是很清楚的,那天去池塘看鱼之前,偶然翻阅的资料里面还提及过一些事情。
倒落的高塔,某种程度上是在提醒人悬崖勒马。
「没有人是孤岛」,这一句话永远都不会有错误的时候。
如果不是因为死党他认识的人多,那天一起下去救人的人里面并不只有他一个,或许那天沉入池塘底,永远不会再浮起来的人,就不止我一个人了。
而且,不是也已经体会到了嘛,和一群人一起,相互帮助的那种令人开心的感觉。
在河畔和「水子」们一起,堆起了那个高塔,是大家一起的成果,是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
或许会有失败,会有看上去徒劳的事情。
不过,这大概都不能是自己继续放任自己的理由吧。
“我是说,十分感谢。真的。”
“嘛,谁,谁叫我们是死党嘛,嗯,是这样的……”
“明天一起出去吧。”
“∑∑∑诶?!!!”
“想什么呢,我是指春游的事情啦,你不是说你的组里还缺一个人满员嘛?”
“啊,那倒是。不过没想到啊,你居然会放弃和你的那堆「高雅作品」在小房间里过一天emm……”
“我也是时候该增加点户外运动了……不过,刚刚你那个失望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啊,那个,没什么,啊哈哈哈。”
虽然此时已经是临近夏天,学校里也没有种植樱花。
但是,莫名地粉色气氛什么的。
果然还是挺让人觉得舒服的。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东方众的创作速度也太快了吧!新作体验版才出来没多久啊,这就有同人小说了,这部从戎璎花的原型出发的同人小说,超级合我的口味啊。下一位,恋恋,喜欢构筑世界观的恋恋,自从他来到故事会以来,都已经构筑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界观了。

幻想乡的眼睛:
泥土中诞生人类,岩石中诞生恶魔,这就是这个世界最初的模样。恶魔强于人类,于是人类沦为恶魔的玩物。高山之上的神明,降于人世,引导人类的英雄,在沙漠的中央,将恶魔流放至虚空当中。人类在山脚下建立了自己的王国,簇拥神明,繁衍生息。
时至今日,拥有资格的人类依然可以成为高贵的骑士,继续为神效忠。骑士或是守卫着王国的安宁,或是在外磨练。那些骑士中的佼佼者,则拥有出入神域的资格。对于王国的居民来说,能够成为一名骑士真的是莫大的荣耀。
王国南部边境,临海的城镇。距离下一届骑士的加冕还有数天的时间。按照惯例,新任骑士在加冕完成之后便是在王国各处的游行。节日的气氛逐渐浓郁,边境的防卫也逐渐严格了起来。
说书人推着车子从边境走来,铃铛有节奏的摇晃着。清脆的铃声在街道上回响,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跟随在后面。说书人拿出糖果分给儿童,从大人手中接过钱。之后,说书人敲响车上的铃铛,周围安静下来。于是他开始讲述那段故事。
三百年前,人类虽然驱逐了恶魔。但是曾经有一些人类,为了获得与恶魔同等的力量而背叛了同族。恶魔消失后,背叛者们在大陆上建立自己的国家,他们彼此之间争斗不断。在神的旨意下,王国同样发动了数次没有结果的远征。血腥的战争遍布在大陆每一个角落。
直到四十年前,仁慈的神明决定向大陆散去和平的种子。战争得以停止。。。
城墙上吹起号角,这是边境对外来者的驱逐。听众散去,仍不愿离开的孩子又得到一把糖果后,说书人才收起行装离开。铃声逐渐远去,叶潇也刚好从境外赶回来。

幻想乡的眼睛:
叶潇是镇上唯一的武器店店主古宁的养子,也是一名佣兵。佣兵是战乱结束后才出现的职业。他们没有骑士的庄严纪律,也没有对神的绝对信仰。他们可以活跃在每个地方,执行各种任务。也只有王国才拥有管辖佣兵的设施,因为神并不接受这些家伙。王国内的大部分佣兵都由私人所属,叶潇也不例外。叶潇是隶属于古宁的私人佣兵。
古宁虽是女性,可是却在锻造武器的方面颇有造诣,附近军队的武器也都交给古宁来打造,这也是叶潇出入边境的时候,卫兵通常都会卖给他人情的原因。此外,古宁虽然防范着叶潇偷学技术,但是当古宁外出回来并发现叶潇正在自己打造武器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努力都白费了。这件事着实让古宁苦恼了一阵子。因为叶潇虽然是三年前在外面捡回来的,可是每月租住房子修理武器的费用却是一样都不少收。这也是叶潇早早成为佣兵的原因。
古宁的住处离哨所不远。两层高的屋子,刷的雪白的外墙,一个宽敞的后院。比起周围的矮小又不起眼的民居不知道高级了多少。
叶潇赶到的时候,古宁刚刚忙完一天的工作,正趴在桌子上休息。叶潇轻手轻脚的摸过前厅,穿过回廊来到后院工坊。叶潇把佩刀放在工作台上,先仔细打磨了一遍。然后又去拿架子上的材料。然后等叶潇在架子上摸索了半天却只摸到一团空气的时候。叶潇才发现放材料的格子空空如也。
“真不巧啊叶潇,耀石刚好都用光了。”古宁从外面探进头来,指着角落里的一桶崭新的长枪,“这是今天的工作,军队的订单。”

幻想乡的眼睛:
古宁所说的耀石是一种特殊的矿石,常见却又稀有,可以说大陆上到处都有耀石矿,除了王国。坚硬的耀石不仅可以用来制造武器,也可以用来制作各种仪器和枪械弹药。含有能量的耀石则比较脆弱,一般只用在各种魔法材料上。
“大概还有二十多支要修理,”古宁半笑不笑的看着叶潇。“但是材料没有了呢。该怎么办呢?而且这个月也快结束了。”
“所以你又让我出去帮你找耀石,每次都来这一套,你说我哪回没答应过吧。”古宁笑了笑不说话表示肯定,转身准备离开。
“呐,赶紧给我吧。”叶潇叫住想要离开的古宁,伸出手看着装傻的古宁“我知道你肯定还有剩下的矿石的。”古宁笑了,从包里拿出一块矿石。
“说吧还有什么要我帮忙干的话。”叶潇接过矿石。
“真是我的好儿子。”古宁满足的笑着,指着那桶长枪。“外出之前顺便帮我把这个送过去。”然后工坊就只剩了叶潇一个人。叶潇无奈的笑了笑,开始干活。
打磨好自己的武器后,叶潇抱着长枪来到哨所。东西交给门卫清点,双方确定无误后。叶潇顺便去看了一下哨所内的佣兵告示牌———为了方便,边境的佣兵分部是和哨所合并的,这种边境谁在乎那么多规则———想着有没有顺便能做的任务。正在叶潇看告示牌的时候,一个军官打扮的人走过来。
“请问您是古宁小姐的佣兵吗,这是首都那边发来的信息。”
军官把一封信函递给叶潇,叶潇接过来看了看。竟然是骑士加冕的邀请函。意思是这次的骑士加冕居然邀请了叶潇去观看。
“什么啊这是。这种东西不都是那种人才去的吗。怎么。。。。”叶潇正想问个明白,,却发现那个军官已经自顾自走远了。再仔细检查一遍信件也检查不出什么不对。无奈之下,叶潇只能把信件带回去让古宁出主意。
古宁半倚在楼梯上,撇了一眼就把信扔回叶潇手里。“这件事跟我有关系吗,反正你去境外也就两天就回来了,记得跟你师傅说一声就行了,那个老家伙。。。。。。”古宁说完就回房间了。楼上传来关门的声音,看来这次只能靠叶潇自己拿主意了。
天黑了,野外的树林,叶潇像往常外出一样点起篝火,在篝火边上休息。但是敏锐的感觉却告诉他,危险正在靠近。恶魔消失了,但是恶魔留下的“瘟疫”却依然存在着。黑暗中,“瘟疫”开始向叶潇靠近。。。。。

—————————————————————————

那么以上就是上周的故事会了,嘛嘛,感觉最近整理故事会的速度变慢了,这得给大家道歉啦,总之,以后还是会及时更新故事会的,还请各位多多捧场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