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月丰姬&绵月依姬

连接海与山的月之公主/神灵附体的月之公主
绵月 丰姬/绵月 依姬
Watatsuki no Toyohime/Yorihime

种族:月人
能力:连接海与山的能力/让神灵附体的能力

曾有人说,生命的历史就是战争的历史。历史总是以胜利者为中心前进着,这样的世界充满了血腥,所以地上污秽越来越多。生物本来能永远生存下去,污秽却赋予了它们寿命。

一位贤者觉察到了这污秽赋予的寿命的存在,于是决定离开这污秽的地上,带着自己亲族中值得信赖之人移居到月球。

这个贤者是月之都的开山鼻祖,也就是夜与月之都的王——月夜见

在月夜见建立月之都的时候,其最依靠之人,便是我们熟知的八意永琳。永琳甚至比月夜见活得更久。在背叛月都以前,她也是一位月之贤者,同时还是月之使者的首领,颇受众人信赖。

但她最终还是背叛月之都,跑到地上归隐了。被匆忙选任空缺的月之使者一职的,就是身为其弟子的绵月姐妹——丰姬依姬

继续阅读绵月丰姬&绵月依姬

铃仙2号

铃仙
Reisen

种族:月兔
能力:???

幻想乡中,有两个角色名为铃仙。

她们都是月兔。第一位是我们熟知的铃仙·优昙华院·因幡,另一位原名本不叫铃仙,是被月之贤者绵月姐妹收入麾下后才赐名为铃仙。

为了区别这两位铃仙,我们常常将后来者称为铃仙二号,或者二兔。两只兔子的名字的写法一模一样,但在港版儚月抄中,二兔却被翻译成冷仙,此举大概也是为了和前辈进行区分。

ps:为了便于区分,下文我们将第二位铃仙称为二兔。

二兔名为铃仙,这自然并非巧合。

铃仙和二兔都是从月都逃亡到幻想乡的月兔,因此丰姬认为,被烙上逃亡者的「铃仙」之名,对二兔来说正好合适:

「从今天起你就叫做铃仙,这是很久以前逃亡到地面上的宠物之名哦,对你来说也是正好呢。」

继续阅读铃仙2号

赫卡提亚·拉碧斯拉祖利

 

地狱的女神
赫卡提亚·拉碧斯拉祖利
Hecatia Lapislazuli

种族:神明
能力:拥有三个身体程度的能力

人们一般认为,地狱是一个做了坏事的人死后会去的地方,但其实,地狱并不是这种像监狱那样的劳改设施。

无法融入善意的世界的人、天生的恶人、追求真正自由的猛士……在东方的世界观里,地狱是这些人聚在一起构建出顺从自己心意的社会的世界。

在火海地狱想烧多少肉就烧多少,在血池地狱想喝就放开喝,在这里没有给人添麻烦这种概念。所以,地狱是个越旁若无人越容易活下去的世界。

然而,有一部分被称为阎魔和鬼神的家伙们认为,地狱再这样旁若无人下去就会变成形式化了。为此,他们努力构建新的体制,让地狱中也开始出现组织与秩序了。

这个组织自不必说,就是是非曲直厅了。

通过这样一个地狱公共组织来对地狱各级职能机构进行统一管理以后,如今的地狱也算是构建出了新的社会体制。然而,在地狱中,却有一个无视这个社会体制的、无法无天的存在。

她便是司掌地狱的女神,赫卡提亚·拉碧斯拉祖利继续阅读赫卡提亚·拉碧斯拉祖利

克劳恩皮丝

地狱的妖精
克劳恩皮丝
Clownpiece

种族:妖精
能力:使人发狂程度的能力

在幻想乡中,妖精虽然弱小,但却无论在哪都是存在的。它们象征着生命,是生命能量的集合,是大自然的具现。它们存在于几乎任何场所,就连地狱也不例外。

然而,在月都的周边,却几乎没有什么妖精。

月之民是早已拒绝了生死的种族,在她们眼里,生与死都会带来污秽。就像有着强烈的洁癖似的,她们厌恶着、排斥着污秽。因此,象征着生命的妖精对她们来说,简直就是污秽的集合体,是避之不及的存在。当初,她们正是因为厌恶充斥着污秽(生命)的地面才移居月球。

身为月之民千年的宿敌,纯狐很清楚这点。这一次,她想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在月球发生。

于是,她向地狱女神赫卡提亚借来了妖精部下,想通过在月面上布满妖精的方式,将月之民逼入梦境世界。

这个来自地狱的妖精部下,便是克劳恩皮丝

继续阅读克劳恩皮丝

宇佐见莲子

​宇佐见莲子
Usami Renko

种族:人类
能力:看见星星和月亮便能分别知晓所处的时间和位置程度的能力

虽然一些自诩为前辈的人总会吓唬年轻人说,“好奇害死猫”。但无论在什么时代,人类对神秘之物的探知欲望都从未消失过。不如说,如果人类哪天失去了对未知的向往,那或许离灭绝也不远了。

于是,在朝气蓬勃的校园里,常常不乏各种能够让学生组织一起探索真相的社团。这个世界是那么有趣,无论是观察花鸟的生态习惯,还是琢磨天体的运转轨道等,都能让人热血澎湃。

这个世界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好想好想再靠近它一些呐。

继续阅读宇佐见莲子

玛艾露贝莉·赫恩

玛艾露贝莉·赫恩/梅莉
Maribel Hearn/Merry

种族:人类
能力:能够看见结界的能力(进化中)

五百年前,妖怪贤者八云紫曾在幻想乡布下「幻与实的境界」。而后,在此基础上,紫又提议创造了「常识与非常识的境界」,藉此将幻想乡与外面世界分隔开,使人类和妖怪都不能轻易往来。

幻想乡原本就不过是一个远离人类村落的深山里的一处地方,在这两重结界的作用下,再加上时间的流逝,幻想乡在外界几乎不为人所知。

只是,这个遗世绝俗的深秘世界,始终还是在外界留下了它的痕迹。若不知则已,但凡能触及枝叶,都会诱人想去一探根本吧。

玛艾露贝莉·赫恩,便是一个与幻想乡充满了连系的外界大学生。

继续阅读玛艾露贝莉·赫恩

依神紫苑

最凶最恶的双子之姐
依神 紫苑
Yorigami Shion

种族:贫穷神
能力:向包含自己的一切对象降下不幸程度的能力

在都市传说异变还尚未完全结束的时候,幻想乡到处都发生了被称为「完全凭依」的不可思议的现象。那是一种不仅是精神,连肉体都会被替换成毫不相干的人的现象。

因此,人类的村落里再次流传出让人不安的传闻。

据说,出现了凭一人之力难以战胜的敌人组合,而且可能会危害到人类。于是幻想乡中的强者纷纷出动,有的是为了调查真相、有的是为了解决异变,甚至还有冲着最强二人组的称号而行动的。

一时间,关于最凶最恶二人组的各种谣言四处闻风而起。而这场事件真正的幕后之人,其实是让人避讳不及的贫穷神与疾病神姐妹。虽然主要策划这件事的人是疾病神,但事实上,整起事件的核心却是贫穷神。

「贫穷神和疫病神是最凶最恶的二人组?真让人笑掉大牙!最凶最恶的名号我一人来扛就够了!这才是我,贫穷神 依神紫苑!」

继续阅读依神紫苑

依神女苑

最凶最恶的双子之妹
依神 女苑
Yorigami Jyoon

种族:疾病神
能力:使人消耗财产程度的能力

在都市传说之后,到处都发生了被称为「完全凭依」的不可思议的现象。那是一种不仅是精神,连肉体都会被替换成毫不相干的人的现象。

由于村里的人类的恐惧心理,各种无关紧要的传闻散播开来——

「最强的二人联手了」

「可能会发生危害到人类的事」

「有凭一人之力难以战胜的敌人出现了啊」

被称作「都市传说异变」的未解决异变,使得各种无法实证的传闻有着具现化的倾向。这次的「完全凭依」也明显是「都市传说异变」之一。

而在背后利用这一点来散布「最强两人」之传言的人,是谁也没有见过的,能够操纵财祸的神——依神 女苑。

继续阅读依神女苑

哆来咪·苏伊特

梦之支配者
哆来咪·苏伊特
Doremy Sweet

种族:貘
能力:食梦、造梦程度的能力

人生中,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被睡眠占据。

睡眠能帮助恢复体力和精神,并能舒缓压力,从而提升学习能力和保持身体健康,是绝佳且必要的休息方式。

但若睡眠质量不佳,不仅会导致休息不好,甚至可能导致一些后遗症的出现。如神经系统出现紊乱、内分泌系统和精神活动出现障碍等,严重者甚至可能导致死亡。

因此,无论是谁都想追求睡眠质量。即便是在幻想乡中,睡眠问题也是人类与妖怪终身探寻的重要课题之一。需求产生市场,幻想乡里也不乏盯着这一点来做生意的人与妖怪。

继续阅读哆来咪·苏伊特

稀神探女

招来口舌之祸的女神
稀神 探女
Kisin Sagume

种族:月之民
能力:从口中说出便可使事态逆转程度的能力

在什么牛鬼蛇神都能共存的幻想乡中,有一类人,却是如论如何都无法融入其中的。

那便是在皎月之上建立都市的月之民。

月都没有污秽,住在这里的月之民也都舍弃了寿命。没有寿命就意味着没有生与死,因此月都与无秽净土,也就是死后的世界十分相似。

当然,月之民和月兔都并非不老不死,她们也会因为事故和战争而死去。就算不是这样,居住在月之都的人们身上也都微微带有一丝的污秽。但即便如此,她们依然十分厌恶污秽且超级排他,可以说是非常麻烦的一族。

ZUN在绀珠传访谈中提到,月都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整体其实是病态的。不过,在《东方绀珠传》之前出现过的月之民都并非典型。目前最像月之民的月之民,是一位鲜少在外界出现的月之高官。

其名为,稀神 探女

继续阅读稀神探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