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届群友故事会

哟,这里是二色老咸鱼哒,开始本周的群友故事会转播吧。这次故事会正好撞上了清明啊,在群内,由栖瓜大佬牵头,搞了一些别开生面的小活动。所以本期故事会中,观众朋友们不仅可以看见故事,还可以享受另一些有趣的内容,这里先留点悬念。在这里非常感谢一阵风对此次故事会的辛苦整理。首先,欢迎第一位说书人。啊,这次是龙翼雨。

龙翼雨:
没人的话我上吧(讲一个超短篇)
题目:《药》
阅读前提要:基于C63蓬莱人形CD文档(不过,就请油库里地看吧233)
(一)幻
最近我的朋友迷上了一种药。
要怎么来形容那种药呢?
味道一开始是苦苦的,但是很快就变成了甜……
紧接着是一股奇怪的味道弥漫开来……
最后却是出人意料的血腥味。
是的,我也尝过了那个药的味道。
然而,因为曾经拒绝过,所以我如果跟朋友再提起这个事情的话估计只会被他们笑话而已。
于是我只能放弃向他们讨要的想法,转而将自己储钱的小猪给砸碎了。
到手的药丸是鲜艳的红色。
按照买卖药的人来说,这是她专门仿造蓬莱之药来制作的。
怎么可能啊,那可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不死之药啊。
也不知道怎么了,在初尝试了那个药之后,我鬼使神差地走向了我的阳台。
天上的月亮,好大。
“是吧,那可是我千辛万苦才从那个疯子手里得到的好处呢。”
一个成熟的女性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
我转过身,看见了一个身上穿着蓝色的类似于魔法袍,有着一头飘逸的绿色长发的成熟女性就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转过身,看见了一个身上穿着蓝色的类似于魔法袍,有着一头飘逸的绿色长发的成熟女性就站在了我的身后。
是cosplay吗?
我看着她绿色的眼睛,企图看出一点点用了彩瞳的端倪。
“嗯?你不害怕我吗?”
对方似乎对我的反应有些意外。
“为什么要害怕?”
“因为我是“妖(e)怪(ling)”啊。”
妖怪?别开玩笑了。
“妖怪?别那么没有常识了啊。”我说道,“那只是人们口中口口相传的谣传而已。明明是一个长得很好看也看上去很好相处的美人,就不要用“妖怪”这个词来形容自己了。”
对方愣了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从外界进来的人类啊。”
她伸出手,向一片被一大片已经发白了的樱花花瓣盖满的道路。
“作为刚刚你对我外貌的称赞的报酬,我给你指一条路好了。”

龙翼雨:
(二)想
走在这片樱花的道路之上,我抬起头看向了天上的月亮。
说起来,从刚刚那个女人给我指路到现在,似乎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的样子。
天上的月亮似乎根本就没有动过一样的。
这有些奇怪呢……
不,
更奇怪的是明明赶路了好几个小时我却没有任何一丝累的感觉。
相反,
还有些兴奋?
远处传来了一些热闹的声音。
我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前方的那片热闹笼罩在了一片浅红色的迷雾之中。
那个颜色跟我当时拿到的药的颜色很是相似。
没有任何的犹豫,我踏入了这片红色的迷雾之中。
在我的眼前,一个深红色的鸟居伫立着。
而在其后的神社范围之中,有无数身穿着华丽夺目的人们聚集着,跳着我所不熟悉的舞蹈。
没有任何的犹豫,我踏入了这片红色的迷雾之中。
在我的眼前,一个深红色的鸟居伫立着。
而在其后的神社范围之中,有无数身穿着华丽夺目的人们聚集着,跳着我所不熟悉的舞蹈。
毕竟作为一个只知道按部就班地生活的学生来说,又有什么舞我是熟悉的呢?
所以,根本融不进去的我只能站在鸟居旁,看着他们的热闹而独自叹气着。
突然,有一个女孩拍了拍我的肩膀。
然后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把我拉进了人群之中。
“来吧,不要一个人站在那里。”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好听。
“一起过来听大姐姐给我们讲述的《马戏团之中的天使幻想》吧。”
马戏团之中的,天使幻想?
无法拒绝。
因此我被拉入了观众席。
然后欣赏了一出并没有给我留下多大印象的木偶戏。

龙翼雨:
(三)入?
雨一直在下。
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了狂风。
自从我来到了这里,我就再也没有看过太阳了。
随着人流离开了神社之后,我走进了一个连路都没有的森林。
然后在深处我看见了一个精致的漂亮洋馆。
在我走近的时候,这个洋馆的门突然间就开了。
一个金发少女走了出来。
看起来好像是刚开始的时候在月亮之下所遇到的那个有着绿色头发的女士的女儿。
至于我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这只是我的直觉而已。
“进来休息一下吧,待会儿会下大雨的。”
我想拒绝。
“不仅是下大雨,还会刮狂风。这样的天气留在外面会很危险的。”
于是我就顺势走进了洋馆里。
于是现在,在外面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下的雨的时候,我手上拿着那个少女给我的,说是当时陪她姐姐一起看人偶戏的报酬的人偶。
这个人偶的蓝色眼睛就像宝石一样的美丽。
虽然是人偶,
但为什么我总有一种这双眼睛是真的眼睛的错觉。
外面狂风呼啸,我不知道我将会面对怎么样的一个明天。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发觉天上的那轮明月似乎消失了。
但是雨却还在下着。
“你缺乏想象力。所以想要让你进入一般的圈套那是不可能的。”
那个收留我的金发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背后。
我虽然看不见,但是她的声音是从我身后传来的。
“但是如果是像U.N. Owen那样想像力丰富的犯人的话,那么在你的脖子上捆上绳子也并不算是什么难事呢。”
我感觉到了脖子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给扼住了。
这就是是绳子在收紧的感觉吗?
我想讲手伸向我的脖子将绳索拿开,但是却绝望地发现我的手动不了了。
在我快要完全失去意识之前,那个金发少女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她笑着,手上提着麻绳的一头。
我看不清她的眼睛。
“欢迎,”
她的红色眼睛里倒影出了被绳索套住脖子的我。
“来到幻想乡。”
然后,我看见了。
那个有着蓝色眼睛的人偶的头掉了下来。
然后,
外面的雨停了。

龙翼雨:
(四)回√
啊,今天又是无事发生的一天啊。
我在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想将身体之中的倦意全部发泄出来。
“最近扯谈着魔法和妖怪的中二病们有多了起来啊。”
我一边将手伸入乱成鸟窝的头发之中抠着,一边打开了电脑浏览着网络上的中二言论。
“感觉真可悲呢……”
明明好好打游戏就好了。
非要惹出这么一大堆戏的吗?
再说了,哪来那么多时间啊。
唉……
这样一说,弄得自己又想打两把游戏了……
“算了算了,”我用自言自语的方式打算了自己的坏想法,“还是作业更加重要一些啊。”
将自己专门买的外置光驱打开,将其中的光盘取出,小心翼翼地装回到它原来的包装之中。
“游戏什么的,还是等作业做完了之后再玩吧。”
红色的游戏盒被我放回到了书架之上。
被我有好好保养的盒子上,
红色的“东方红魔乡”的字样清晰可见。
(完)
备注:药是在暗指“红魔乡”等正作,主人公【沉迷游戏幻想入】的分支通向了一个de,而【没有沉迷游戏】的分支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常片段(he√)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贡献了好几个大长篇的龙翼雨这次居然只写了一个短篇,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彩。那么接下来登场的故事,是伊布里奇的咖啡摊日常,这次的顾客是谁呢?

butter_fly[拉尔瓦真可爱]:

[英雄请留步,且听伊布之事]
[开始]
这天伊布里奇的咖啡摊来了位油纸伞付丧神.其名曰:多多良小伞.
而今天的土耳其咖啡,有种让人发毛的苦味.
苦味的背后,是坚果,奶茶,黑巧克力的回香.
小伞尽管很欣赏这杯咖啡的味道.然而还是叹了口气.
“伊布…我最近都不能吓到人…为什么会这样呢?”
伊布理解小伞的苦楚.
小伞以吓到别人为乐.那其实都是些不会特别伤及别人的恶作剧.
然而每次吓唬别人都被识破.自尊心会受损吧…
“恰好今天不忙.不妨我讲些故事你听听?”伊布说

butter_fly[拉尔瓦真可爱]:

——故事.发生于外界.
“洛菲特先生.你看看这个咖啡壶,是不是特别的恰到好处呢?”
外界的一家旧物收藏铺子,洛菲特先生正在接待客人.
“挺不错的.那么欧先生,出价几何呢?”
“三万.你意下如何?”
洛菲特先生思考着.
恰好这晚大雨.偶尔有几声雷.稀疏行人撑着雨伞快速地跑动着.
生怕被雨水打到了判定点.
“能否…细细道来它的来历呢?”
“这个可不太方便啊…洛菲特先生…”
洛菲特打断了欧先生的说话”如果没有来历…那么这个壶…我只能给一万给您.”
洛菲特先生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甚至比幻想乡的鬼神还要可怕.
欧先生着急了.
雨似乎越下越大了.
欧先生见洛菲特先生不肯轻易退让.
“好吧洛菲特先生..我可急着用钱..这个一万还是给我吧..”
交易很快就完成了.
欧先生急急忙忙地离开了旧物商店.
洛菲特先生在接完这单生意之后,才有空把今天晚上的报纸打开来看
有一个版面:头条写着
“土耳其咖啡铺继承者之争”(摘写)
–自欧蓝德爵士逝世以后,他的后人就为其创办的咖啡小铺的继承权,不断起着争执
–今天在法院,继承权的归属问题,依旧无果而终.
–欧蓝德的咖啡小铺已经关闭了近两周的时间.
–很多欧蓝德爵士的咖啡粉丝很是失望.
–有都市传言.欧蓝德爵士的咖啡壶已经被赋予了奇特的力量……
有些八卦新闻,居然报道道:他商店里面偶尔有不寻常的动静传出…
反正都是些信者有,不信者无的东西了…
见天色不早.洛菲特先生小心地把今天收来的东西整理上架子.
熄了灯,回楼上休息去了.
洛菲特旧铺所属的街区一到深夜,真是一片死寂.
却在今天,这死寂,被一位身着黑衣的女人打破了.
那个身影直奔收藏店而来.很是匆忙.
四处张望着.显然她明知店铺已经关门了.
她鬼祟地透过商店的窗户去看.
一眼便认出了那个当晚被收入的那个咖啡壶.
她试图推动窗户…推动了…

butter_fly[拉尔瓦真可爱]:

…洛菲特先生今晚忘记把窗户锁上了
她压制住自己的惊喜之情.
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商店内.
走到咖啡壶跟前就顺走了.
看起来,这个行动一切顺利.
才转头一看.发现窗户居然关上了…之前可没有任何动静.
她的内心紧绷了起来.赶忙放下了壶,去试着开窗.
却发现..这扇窗户本来就没有锁.却打不开!
旧物店沉寂的可怕.
旧物店透进外面的光线可越来越少…
伸手不见五指…

butter_fly[拉尔瓦真可爱]:

女子越来越害怕了….
过了好一会.
远处传来的沉浑的话声.
“欢~迎~光~临~!”
一些诡异的光居然照亮了旧物商店.
本来商店的面积不大.却在这光的照耀下,
显得更宽阔了.布置却也跟平时看到的不同
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热砂炉
周围的简单石座椅用朴素的毛毯铺着.
旁边的石桌摆满了咖啡相关的用具.
却不见一人.
她更害怕了.却也只能鼓起勇气去问:
“你是谁?”
“您不需要问我的名字…客官您需要喝点什么吗?”
话语中掺杂的回声特别的引人注意.似乎这个空间并不属于原来的旧物商店.
女子默不作声…
“看您如此纠结的样子.我就随便地来上一杯吧.”
“请客官入座”

butter_fly[拉尔瓦真可爱]:

那个声音显得如此的自信,女子愣住了.
然后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众人的欢声笑语.
正中央的火炉突然就”轰”的一声点燃了.
似乎一切都那么平和…
女子发现.那些在旧物铺里面的东西.居然有序列地漂浮在火炉的周围.
像是在跳着舞.
“各位姐妹们,难得今天来了客人,我们不得不好好招呼招呼呢!”
那沉浑的话声变得清晰.原来是一位少女的声音.却不见人影.
“今晚,鬼神晚会,我会用让人’毛骨悚然’的甘苦咖啡豆款待大家!”
四周,欢呼声四起.
“那还等什么~盛宴开始了!”
女子虽然还没搞清楚情况
但至少…也试着”融入了进去”.
在一众漂浮的旧物陪伴下入了席.
“那位客人有请柬吗?”
“看起来像是巫师?”
“稀客稀客!”
……声音议论纷纷
那些旧物在诡异的烛光中狂舞着.
没过多久.中间炉子可传来了那浓郁的咖啡香味.
瞬间,那些环绕在炉子周围的旧物品居然停了下来漂浮着.
整个空间恢复了寂静.
只见那个咖啡壶举起.放下.再举起…
反复几回.把咖啡倒入了早已经分配好的各个杯子中
又是一段寂静.然后瞬间被赞叹声打破了.
女子心里有点害怕.却只见一杯咖啡立刻飘起端到她的跟前.
那咖啡壶的行云流水间让她想起了以前的时光…
“女士请慢用~”那个声音道.
“彻夜狂欢,来上这样一杯,何不是乐事呢?”

butter_fly[拉尔瓦真可爱]:

女子半信半疑地尝试了一口.
则口中回响着坚果和可可豆的碰撞声.
回味无穷…
这到底是真实呢?还是虚幻呢?
谁知道呢…
夜晚在那咖啡无尽的香气之中很快就溜走了.
欢乐的氛围渐渐散去.那空旷的空间感,也消逝的无影无踪…
留下了欣赏咖啡,意犹未尽的女子……
——过了几天.
洛菲特先生跟好友聚会于亭
中间依旧是那个熟悉的热砂炉.
还有那些咖啡器具.
“洛菲特先生,你看前几天的新闻了吗?”

butter_fly[拉尔瓦真可爱]:

“早看过了.说是有一个女子倒在了我的商店里面.
你们可别想歪.我可不认识她.”
“据说,她被警察带走以后,久久没有醒来.
醒来第一句却提及了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好像…叫’幻想乡’来着?!”
“还提及了几个很陌生的名字呢…像是紫,灵梦…..反正都是很外国的名字?”
洛菲特的思绪仍然在煮咖啡上.
“洛菲特先生.那晚上是不是收藏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咖啡壶?”
“还有传闻说.你的店好像在开派对?!”
“……”
几个好友轮番去问…
洛菲特先生却道:”那么有心思打探我店里的事情…那么你们还有心思欣赏我的咖啡吗?”
说完,就把三杯咖啡分别递到了他朋友前.
“那个咖啡壶我早转手了!”洛菲特敷衍的给出了一句,”这个壶可不是那个壶.”
他的朋友也就不再问了…

butter_fly[拉尔瓦真可爱]:

——后来他在日记中写道(摘录)
[说起来..那个咖啡壶..就不是咖啡壶啊]
[特别气人.我就没有用这个壶煮成功过一次咖啡!]
[有些天忙着没去打理.有些旧东西居然归回原位了!]
[问了我妻子.她可不敢动我的东西.(尽管我也不介意她去碰)]
[某一天.那个咖啡壶居然留了一杯咖啡给我.味道犹如那欧蓝德咖啡铺的经典蓝山…]
[邻居说我晚上留灯是个好习惯…不过传来怪声有点让人困扰…]
——又是一周过去了
新闻报道:欧蓝德爵士的咖啡厅被烧毁了.
起因完全不明.
继承权之争戏剧般地结束了.
总有朋友问洛菲特先生:”咖啡壶能够给我把玩把玩吗?”
洛菲特先生都是回绝的.
他发现.这个特别的咖啡壶.有些时候就根本不在店里.
过了几天又重新出现了.
洛菲特先生想.那些旧物如果没有影响他的生活,那么就不在意了.
欧氏家族在这件事之后,也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洛菲特的旧物店,生意莫名变好了.
[故事完]——伊布咖啡摊
小伞笑着说”这怎么听都像是伊布你自己的故事吧?”
伊布耸耸肩~”其实我也不擅长吓人呀.”
“做付丧神,快乐不就对了.你是油纸伞付丧神,而我是土耳其壶付丧神.
你可以给路人撑伞,我可以给你最美妙的饮料.
各物有其职.
再如,雷鼓大人,九十九姐妹.不也忙着演唱会的事情嘛.
何必只能在吓人的喜悦当中度过呢?
然后.伊布却发现.席上的小伞不见踪影.
…………………………
“哇!”小伞突然蹦了出来!
伊布附和着.”吓 死 我 了!”
两人欢笑着.咖啡摊里面的一天,就这样简单过去了~
[伊布咖啡摊 清明节假期篇 完]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感谢牛油大佬带来的咖啡摊日常。嘛嘛,小伞与清明节,感觉很合适的样子。那么接下来是本次故事会的重点,让我们先请栖瓜大佬介绍一下游戏规则。

栖瓜:

大体规则就是,我会说一段话,那是一个故事的结果,

然后你们不断地问我一些与这个故事有关的是非题,我回答是/不是/不重要,最后你们猜出整个故事。

我先出一个热身题。

栖瓜出题:

小明停在了旅店旁边,然后失去了一大笔钱。以上。

开始推理:

電玩-琪露诺Q:這個人是否在旅館被騙了錢?  A:不是。

恋恋Q:被抢劫了?  A:不是。

龙翼雨Q:股票跌了?  A:不是。

一阵风Q:变成了怪人?  A:不是。

龙翼雨Q:停车费很贵?  A:我想想……是。

真実はいつも一つ:

小明在玩大富翁,停在了别人的旅馆前面所以交了停车费。

————————————————————————————

第二轮,依旧是栖瓜出题,在本轮中,诸多群友灵感并发,脑洞大开,似乎很顺利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栖瓜出题(这次是正经的哦。):

一家人在餐桌前其乐融融地吃着祖母。以上。

开始推理:

恋恋Q:他们家的宠物叫祖母。  A:不是。

電玩-琪露诺Q:全家人變了喪屍,把還是人的祖母吃了?  A:不是。

彩虹卫星Q:吃是物理的吗?  A:是。

電玩-琪露诺Q:祖母是否因為做錯事而要被吃呀?  A:不是。

小红Q:吃是进食的意思吗?  A:不是。

恋恋Q:吃的时候是活人吗?  A:不是。

恋恋的推理:饥荒,然后就……你们懂的。 栖瓜:不。  恋恋推理失败。

红衣队Q:他们是在自己家里么?  A:是。

老咸鱼Q:他们知道自己在吃祖母吗?  A:不。

红衣队Q:是家人杀死了祖母吗?  A:不是。

恋恋Q:这家人是瞎子吗?  A:不是。

老咸鱼的推理:我的想法是祖母被混进来类似午餐肉罐头之类的东西被买了回去。  栖瓜:不是。  老咸鱼推理失败。

红衣队Q:祖母是自然死亡吗?  A:不重要。

龙翼雨的推理:骨灰不慎落入了食盐之中,被无意放入了食品之中。  栖瓜:不是,不过有一点靠谱了。  龙翼雨接近了真相。

qyscyxcxQ:别人把祖母煮了给这家人吃的吗?  A:不是。

红衣队Q:他们吃的是祖母的肉吗?  A:不是。

qyscyxcxQ:祖母是颗粒状的吗?  A:是。

電玩-琪露诺的推理:為什麼我感覺是祖母的骨灰灑到食物上面,然後被吃掉吧!?  栖瓜:对。  ⑨获得了胜利。

真実はいつも一つ:

祖母经常给家人送一些事物或调味品。而这次寄来的是她的骨灰,家人不知道是什么就当调味品用了。

————————————————————————————

第三轮,一阵风出题,题目匆忙,解答更加匆忙,似乎是因为中途酱汁鱼说到自己正在看某up主的克苏鲁视频,给大家带来了思路。

一阵风出题:

一天,八意疯了,求解。

开始推理:

栖瓜Q:与身边的人有关吗?  A:不是。

红衣队Q:是neet气的吗?  A:不是。

彩虹卫星Q:neet的屋子通网了?  A:不是。

栖瓜Q:和日期有关吗?  A:不是。

小忍Q:宇宙终结了?  A:不是。

電玩-琪露诺Q:八意發現有她不能醫治的病嗎?  A:不是。

来自出题者的提示:幻想乡的特点是什么?

栖瓜Q:是看到什么东西进乡了吗?  A:是。

红衣队Q:古神进乡了?  A:是。

真実はいつも一つ:

古神进乡被抓起研究了。

————————————————————————————

第四轮,栖瓜出题,这轮的推理非常的艰难,虽然靠着小红几次灵性提问曾一度给大家带来了希望,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成功解答。

栖瓜出题:

因为月亮,她没有看清凶手是谁。以上。

开始推理:

酱汁鱼Q:是野外吗?  A:是。

飘渺量子希Q:她是瞎子吗?  A:不是。

酱汁鱼Q:月亮是真的月亮吗?  A:是。

EchoQ:大兔子?  A:不是。

電玩-琪露诺Q:這些是劇本情節嗎?  A:有点那个意思。

恋恋Q:是有人在演戏吗?  A:不是。

小红Q:月亮潮汐力?  A:是。

小红Q:浪把什么东西/人卷走了?  A:是。

EchoQ:卷走的是人造物吗?  A:……是。

红衣队Q:被卷走的东西即是目击者所言的凶手吗?  A:不是。

红衣队Q:是她把这东西放进会被潮汐卷走的地方吗?  A:是。

小红Q:字?  A:是。

这题最终没有人说出答案所以……

真実はいつも一つ:

被卷走的是一本书,凶杀案是书上的内容。

——————————————————————————

第五轮,栖瓜出题,此轮红衣队表现抢眼,几近单刷。

栖瓜出题:

玛丽中午买了一双高跟鞋,这导致了她晚上的死亡。

开始推理:

飘渺量子希Q:穿高跟鞋导致自己失足摔死了?  A:不是。

小红Q:人为凶杀?  A:是。

红衣队Q:是鞋跟带来的致命伤吗?  A:不是。

EchoQ:鞋跟是凶器吗?  A:不是。

恋恋Q:凶手和她认识吗?  A:是。

恋恋Q:有预谋吗?  A:没有。

小红Q:凶手并非有意杀她?  A:是。

一阵风Q:偶然的人为吗?  A:是。

飘渺量子希Q:凶手推了玛丽一下吗?  A:没有。

EchoQ:凶手是想开玩笑吗?  A:不是。

红衣队Q:死在室内?  A:是。

EchoQ:浴室?  A:不是。

(各单位注意,红姨开始单刷了。)

红衣队Q:是因鞋跟增高导致的身高增高而死吗?  A:是。

红衣队Q:玛丽是演员吗?   A:是。

飘渺量子希Q:是被家具弄死的么?  A:不是。

EchoQ:是演戏的时候死的吗?  A:是。

小红Q:原本剧中执行动作不会死的情况下,因为过高而死了?  A:是。

来自出题者的提示:你们猜一下她是演什么的。

红衣队Q:杂技演员吗?  A:是。

真実はいつも一つ:

杂技有个项目是蒙眼戳苹果,玛丽是头顶苹果的人。

————————————————————————————

那么,这就是……这并不是上次故事会的所有内容,但是老咸鱼我实在是整理不动了(悲),没有被记录下来的群友,我在这里表示非常抱歉,那么,我们下期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