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届群友故事会

米娜桑,这里是二色老咸鱼,按照惯例带来第十四次群友故事会的实况转播,这次故事会我因为要准备考试的关系所以全程都没看见,这份稿子也是一咕再咕。嘛嘛,废话说到这里,这次故事会第一个登场的,是栖瓜大佬,继续上一次的故事连载。

栖瓜:
那…因为是连载性质的,先来一波前情提要

上回我们看到,紫与萃香在仅有二人的酒宴上大叙了一波旧。萃香用一些以前的故事,引出了紫最近正在担忧的事——摩多罗隐歧奈的现身。在二人的谈话间,隐隐约约提到了摩多罗身上似乎有着什么秘密——那些秘密是什么呢?接下来另外两人,将会对这个问题进行探索

栖瓜:
在阳光还未洒上地板之时,稗田阿求的书房中就已经点起了灯火。紧密地规划每天的时间安排是一位事务繁忙者应有的素养——对于一个需要倒翻日历度日之人,更是如此。不过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那些日程表中总要留出一些余地来应付……今天这种情况。

阿求不紧不慢地誊完预定的文稿,轻舒了一口气。切换了一下态度之后,转头看向不老实地坐在身后的鸦天狗。

“有何贵干?”阿求问。

射命丸文呲牙一笑:“哦哦,很干练嘛。”

“有何贵干?”

文赶忙清了清嗓:“咳嗯,嘛,是上次你嘱咐的那件事。”

天狗的工作效率还真是神速啊——阿求在心里这样感叹道。说是“上次嘱咐”,其实也不过是昨天的事。说白了,就是阿求拜托文去在天狗的资料库中查找有关秘神摩多罗的信息。“有结果了吗?”阿求稍微一侧身——这使她刚好能看清鸦天狗身后似乎裹着什么盒状物的包裹。文把身子一引,挡住了阿求的视线。

“咳嗯,嘛——档案馆里没有找到,我去翻了千年甚至更早前的新闻记录,也没有头绪。不过有趣的是,那些疑似有秘神出现的日期的档案全部都缺失了。我寻访了天狗村落里的一些老前辈,她们对于秘神也是一无所知的样子。”

阿求略微有些失落:“寻后无果吗?反倒更让人好奇了——关于秘神摩多罗的信息,我前世的记忆中应当有的,但是已经记不起来了。之前也没有关于她的记录——也有可能是遗失了?”

“啊呀呀,那还真是遗憾呢。不过——咳嗯!”文又煞有介事地清了下嗓子——看来是有重大消息要发表了——“只要是存在于这世上的真相,天狗村落中就不可能找不到!事实上不存在此世的真相我们那里也应有尽有~总之秉着这样的态度,我最终找到了了解情况的人啦~

“谁?”阿求忙问——不过也许也不需要问了。在天狗社会中,文能够说得上话且拥有最渊博学识的,自然就是大天狗了吧?

文很得意地摇了摇头:“大天狗大人——”甚至故意拖了长腔——“转交给了我这份来自天魔大人的资料。”

那个天魔吗?阿求此时的心情已经近乎震惊了。这个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

孩子气的天狗记者,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栖瓜:
总而言之在解开层层的包裹与保护之后,阿求拿到了那副竹简。看起来十分古旧,但是由于特意的保护手段而没有生霉和腐蚀。至于上面的字迹

“其实这是……很久以前的你,交给天魔大人的来着。那时候似乎出于某些保密原因,天狗这边要求你上交这份记录。准确来说……不是你。你明白我的意思。”文文解释道。

没错了。这个笔迹……应当是稗田阿尔“晚年”所作的了。

“还真是有些年头了啊。”阿求点了点头,“你看过了吗?”

“虽然天魔大人没有禁止我翻看……但是在转交给你之前我未曾拆过封。”

“还真是可靠啊。”

“嘛,毕竟我只是一介小天狗嘛~”

“小天狗?一千多岁的老妖怪还真敢说呢。”阿求一边铺开那副竹简,一边犀利地吐槽。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文并没有还击——而是突然愣住了。

“喂,射命丸小姐?”

“嗯?”

“有什么事吗?”

“啊呀,没事没事~”

“感觉被你瞒了什么事情。”

“没事没事啦,哎,话说,你自己关于这份资料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吗?”

“当然了,这都是七世之前,有九百多年的时间了。”

“哎——真厉害啊…

这个家伙绝对瞒了什么事,不然为什么要平白地转移话题呢?阿求心里开始犯嘀咕。不过,对方要瞒的话,这边也没什么办法——毕竟面对的是最善于从别人的嘴里撬出信息的妖怪呢。阿求略微吸了一口气,开始将注意力全部放在面前的文字之上。

栖瓜:

“喂,这是……”

其中所描述的真相可以说令阿求大吃一惊。如果并不是自己的前世所写,她是万万不会相信世界上存在摩多罗这样的人物的。不过在感叹之余……有一种什么其他的感觉攀上了她的脸颊。她感觉,自己在被什么东西不自然地注视……

“喂,文。”阿求稍微有点不痛快地说道,“如果你也很好奇的话,就一块看嘛。天魔不是也没禁止你读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便开始盯着阿求侧脸的文被这一句轻声斥责拉回了思绪,连忙笑了笑掩饰尴尬:“啊呀呀,说得对呢~不过字太多了我懒得看,你就跟我说一说怎么回事嘛。我对于那个秘神,也还挺在意的。毕竟是正式面对过的嘛。”

阿求点了点头。“嗯,不看也好,因为这份记录中的描述都十分模糊。”

“因为取证条件不足吗?”

“不。不论是我,还是我的诸多前世,都不会将条件不足的信息记录下来的。而且模糊的语言对‘我们’来说是最最忌讳的存在。”

“哎……那是……?”

“是因为她本身就是十分模糊的存在。”

文到这就有些不理解了。“哎?她长得挺清晰的呀?”“哈,不是外貌模糊,”阿求被文这一句不知是认真还是打趣的话逗得一笑,“是‘存在’。这么说吧,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不属于幻想乡?那也挺正常的吧,比如地狱,天界,都不属于幻想乡,但不足以说是模糊的存在吧?

阿求摇了摇头。“你的悟性还真差呀。不是不属于幻想乡,是不属于‘这个世界’本身。”

文沉默了。也许是陷入了思考,又也许是明白了些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在等待阿求的进一步说明。

“秘神摩多罗不属于任何世界,不位于任何空间,也不限于任何时间。”
“啊?”

“她仅仅是一个概念般的存在,是真正意义上的神。她同时观察着每一个因果之上,每一段时间之中,每一种可能性之下的这个世界,尤其是幻想乡。她可以自由地进出任何一个时间段的幻想乡,也可以自由地从这无数个世界中离开。自然,她也可以某种意义上的同时存在于任何地方。”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她并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存在,她是任何意义上完全高于这整个世界、这无数个世界的存在。”

栖瓜:

“我觉得……我需要消化一下。”文轻轻地摇了摇头,“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有一个疑问。”

“嗯?”

“她如果可以进出任何时间的幻想乡——那么,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到来呢?”

“秘神本身的思维不可被人猜测。”

“但是,总可以抓住一点苗头吧?她此行的目的貌似是‘彰显自己的存在’……同时……‘寻找二童子的继任者’。不对不对,这更说不通了!如果时间对于她而言是无意义的,那她如何界定自己的近侍到了该更换的时候了呢?”

“也许我们永远得不到答案。”

“唔……这种事情,不知道个清楚连午觉都没心情睡呀。”

阿求慢慢地收起来简书,将其仔细地整理后放回了盒中。“那么,这份资料就先在我这里保管了?”

“嗯……”
显然文还在跟那些谜团较劲。

“不要太认真啦。有些事就是怎么也琢磨不明白的……”

文突然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你说什么?”

“有些事就是怎么也琢磨不明白的呀?”

“……

“喂喂,不用这么受打击的样子吧!”阿求见了文的反应,甚至开始心虚起来。这样的话,原来在这个天狗面前是大忌吗?

“啊呀,没事啦。只是突然想到点什么。”

“什么?”

“以前的一个朋友。”

“以前?”

“喂喂,不用这么问的这么彻底吧!”

“记者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喂……”

栖瓜:

阿求十分畅快地笑了笑。不知为什么,调戏这位天狗小姐总令她感到十分满足。然而就是这个笑容……令射命丸文更加的绷不住了。

今天的这个家伙是怎么了啊。文心中默默道。还是说……由于今天事务的原因,是我触景生情了呢?

在文看来……今天的阿求,无论从哪里看都与那个人那么相像。

与稗田阿尔那么相像。

……

“想那些没有用啦。有些事就是怎么也琢磨不明白的,小天狗。”
……

“就算你九十多岁,我只有二十八岁——我的历史可也比你长了一百多年哦。所以,你就是小天狗没错啦。”

……

“喂小天狗,又取不到材啦?真是的,我这一辈子怕是看不到你独立写出来的新闻了。”

……

“所谓记录就是这样的哦。宁愿不记,也不要记得模糊。你写新闻也要注意这些哦。”

……

“小天狗!不要这样直接从窗户里钻进来啊,很吓人的!”
……

偏偏与那家伙所见的最后一面,就是奉天魔大人之命,从她的手里取来这份文件。只是那时候的文并不知道自己所取之物为何罢了……

……

栖瓜:

“喂喂,文,你今天果然很奇怪啊。”阿求认真地在文的面前晃了晃手——这倒是成功地令其回到了现实。

“啊呀呀——哈哈,为了帮你找秘神的资料忙了一通宵呢,果然是有些累了吗。”文挠了挠后脑勺,连忙回应。

“辛苦了呢。那么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就赶快回去休息吧?”

“嗯嗯。那我就走了~”

“不过——喂,不要跟来的时候一样直接翻窗户啊!”

文显然没有听从劝阻,熟练地翻身就出了房间——“那么,再见啦~”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她有些不礼貌地没有回头说出这句到别的话。

“嗯,再见。”阿求倒是一本正经地回应了——只是,末尾的语气一转俏皮……

“小天狗。”阿求轻轻地念到。

—To Be Continue→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感谢栖瓜大佬的连载故事,虽说是连载其实每一部分都是可以当做单独的故事来看,而每个独立的小故事之间又有一定的联系,栖瓜功力见长啊。那么,下一位,伊布咖啡摊的日常,这次的客人,会是谁呢?

butter_fly:

~英雄请留步.且喝咖啡一杯

则今日,天细雨,游人未志于游,伊布得闲,坐于亭.

停下小车并取出那熟悉的毯子,

那是一张爱丽丝给伊布里奇编织的毛毯.

不能说很华丽,然而伊布里奇却没有仔细去看.

上面的花纹,就算过了好一段时间,依旧如新:

外围方形花纹里面装饰有一个环形.

四个角,分别装饰着爱丽丝最爱的四个人形:蓬莱人形,荷兰人形,上海人形和伦敦人形

环里面似乎写有一些特定的东西.看似花纹而不像花纹.因为并不是中轴对称的.

环形再里面一些,又是一个长方形,那是像门扉一般的形状.

而这个门扉又和爱丽丝经常拿着的那本锁着的魔法书特别相像.

整个毛毯的中心,是那本魔法书的锁头.

毛毯所用的,只有温色相近的颜色.红色,棕色,黄色,银色等等.

大概是为了创造一种适宜欣赏咖啡的氛围吧.
——–

butter_fly:

伊布或许因为连续为春游的人们供应了几天的咖啡,

显得有些倦意.尽管理论上付丧神不会因精力所困扰.

伊布还是顺势把毛毯铺好,便睡下了.

细雨,没有停止的意思.

过了一会,伊布则只听得敲门声.

而那扇门,离伊布有点远…

伊布好奇,走了过去.

打开门,不见任何人.只见得星际当中,一条银色的楼梯.

两旁有满满银色的花朵装饰.

极力远眺,见得楼梯尽头有一座洋房.

红砖黑瓦很是瞩目.

伊布踏上了楼梯,

像是走上了水面,楼梯阶上也跟着泛起了波纹.

好奇的伊布当然不放过这奇妙的体验.一步一步走上阶梯.

向着那洋房走去.

那星空如此的靓丽,偶尔能够看到一些如同灵的”生物”穿行于阶梯之间

跟幻想乡是如此的不同.

那些”生物”丝毫不在意伊布的到来.

嬉闹的,闲逛的,拔花赏花的等等,应有尽有.

伊布被好奇心驱使着继续前进,不一会,便走到了那洋房的跟前.

却听得一个声音:

“爱丽丝,是你的朋友吗?”

“……”(一阵停顿之后…)

“哦,那么,就请客人进来吧.”

那个洋房,大门就慢慢打开了.

butter_fly:

伊布踏进门.

红白菱形的地砖,大堂那大理石装饰柱,红木的阁楼……

如此等等,让伊布内心赞叹不已.

见两个女仆人,欢迎伊布的到来.伊布连声谢之.

继续向前.

只见得一位女士:

银紫色的头发绑了根辫子,装饰着两颗如同咖啡豆红的珠子.穿着红色带白色花纹的整套裙装.特别惹人注目.

那位银紫色头发的女士先发话了.

“爱丽丝在幻想乡的那段时间多多关照了.”

“我是爱丽丝的创造者.魔界之神.神绮.”

听是魔界之神.伊布十分惊讶.

则连忙鞠躬而礼.神绮谢之,则请伊布席于厅中.

“且问这个地方是?”伊布问道.

“你踏进的地方.就是魔界呀.”

“魔界之中的这座洋馆,曾经住着我和爱丽丝.”

“爱丽丝出去魔界那么久了,她现况可好?”

然而.伊布并不清楚此爱丽丝是否彼爱丽丝…只好尴尬的问道:

“您是指….那位住在魔法之森的人偶师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吗?”

butter_fly:

神绮微笑着点了点头.

“第一次来到我这边的人有这样的疑问也正常.”

伊布这时才放心地把爱丽丝的情况慢慢地介绍给神绮.

厅中而席不久后,女仆给伊布里奇呈上了一杯特别的咖啡.

伊布谢之.作为咖啡壶付丧神,也少有地喝上别人的精品咖啡呢.

伊布西尝其味,竟然超越了任何一种曾经给爱丽丝泡过的咖啡!

伊布很好奇,则问起神绮关于这种咖啡豆的事情.

神绮答道:”那是爱丽丝最喜欢喝的咖啡.”

“至于怎么做的.我想……”

伊布期待着神绮的答复.

“我想…只有爱吧.”神绮顿了一顿…伊布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

“我想她了….”

伊布便不好意思去探究这杯咖啡了.竟然快速地喝完了.

“爱丽丝很喜欢喝我做的咖啡呢.”

“作为谢礼,她给我编织了一张毛毯.”

神绮听了挺高兴:”心灵手巧的孩子呢.那是一张什么样的毛毯呢?”

“大概…和魔界之门差不多的图样吧….又像是爱丽丝经常带着的一本书….”

“爱丽丝在内心里也很想你呢…”

神绮顿感欣慰.

“我的孩子长大了呀….”

交谈甚欢,则不知不觉.

什么地方传来了爱丽丝的声音.

甚至把整个魔界都清理的一干二净.

butter_fly:

伊布回到了幻想乡的那个闲亭.醒来.

“伊布…你醒啦?”

伊布定了定神,认出是爱丽丝•玛格特罗依德

“吖….我昨晚没有睡好….伊布你能给我做一杯咖啡吗?”

伊布则去做了.

然后跟爱丽丝提及了她的魔界梦境.

银白色的梦境,似真似假,交织而来.爱丽丝听得入了神.

当晚.爱丽丝回到家中

把尘封许久的魔界相册翻开.

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脸容,

想起了以前的时光…

泪水

不知不觉便润湿了眼睛.

躲到床上.迅速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则梦境刚刚过去之时,爱丽丝赶忙起身.

出发去找伊布.

说起那咖啡豆之事.

也许魔界咖啡豆的秘密.只存留于那张毛毯的使用者和创造者当中吧.

[咖啡尝尽.END]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一周一期的咖啡摊日常总是让我在一周紧张的学习后得到很好的放松。那么牛油大佬之后,登场的是⑨,一个在b站默默无闻发同人文的up主,这次带来的是自己的连载同人文的片段,可以的话还请各位去关注一下吧!

電玩-琪露诺:

上回提要:紫一行人拋下了靈夢去尋找會長的身影,最終雖然找到,但是突

然被一些人突襲,把會長捉走了(詳情去看我的第8集故事吧)

22:45

窗外的月光照射到房間內,使房間顯得格外明亮,幾名少女倒臥在地上昏

迷不醒的……

「……好暈……」

魔理沙慢慢爬起來,思想很明顯受到影響,她看一看周圍,發覺其他人仍然倒臥在地上,昏迷不醒的。

「喂!快點醒來呀!」魔理沙不停搖晃著露米娅和大妖精,然後魔理沙注意到兩人身上傷痕累累的,然後她看一看了自己,也同樣是傷痕累累的,

但是並不感到很痛,漸漸地,兩人醒了。

「……頭很暈呀……紫呢?會長呢?」

「……我在這裏……」紫從廚房裏走出來。

「我記得之前你還在我們身邊的呀,為什麼你從廚房裏走出來呀?」

「那麼,你們應該看到整個屋子的所有燈都關掉吧。在你醒來之前的半分鐘,我就起來了,然後我就進去廚房嘗試找辦法打開那些燈,但似乎沒有用。」紫說着。

「究竟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呀?會長到底去了哪兒啊?」魔理沙焦急地說。

「我不知道……不過我覺得會長被那些黑幫的人捉走了……」紫分析地說。

「為什麼你會這樣想呀?」

「你想一想剛剛會長說過的事吧……我懷疑那些人發現了會長的能力,並認為她的能力有助幫到他們,所以決定把會長捉走了……」

「那麼我們該怎樣做呀……雖然說我們的能力受到嚴重限制,但我們還是能用吧……那麼我們不也有危險嗎?」露米娅說。

「這些東西以後才說吧……我們先想想該怎樣找到會長吧,話說大家身上傷痕累累的,但是我們沒有人感到痛楚吧……」大妖精說。

「嗯……這些東西並不重要,最重要的還是會長……會長的電話還在這裏……而會長的那頂帽子和斗篷都在這裏……看來會長被捉的時候是沒有帶上任何東西的……」紫分析說。

「那麼……我們可以幹什麼呀?」露米娅問。

「那麼我們先跟靈夢去會合一下吧,我想那傢伙應該處理好那邊的事情吧……」紫說着。

「那麼我們走吧。」

「但是大家身上的傷痕……」

「別管了,我們先去會合一下,傷痕這些的稍後才理會吧。」紫已經步出屋子說道。

於是大家離開會長的家,並且回到停車場, 並準備和靈夢合一下。

電玩-琪露诺:

11:00

「幫我給靈夢發一個訊息吧,大妖精,我們需要會合一下……你叫她在這個地方會合一下吧。」

「明白……」

11:13

少女們已經先到達會合地點,看完靈夢還未到,大妖精已經開始為大家進行治療了。稍後,少女們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走過來了。

……

「……大致就是這樣吧。」紫這樣說。

「原來如此……這是代表大家基本上遇上那些人吧……」靈夢說。

「那些人?」

「那麼我也解釋一下剛剛發生什麼事吧……」

少女解釋中……

「……之後我看到你發來的信息就來了。」靈夢說。

「原來如此……所以你在那邊遇到一些人的襲擊,然後得到那個……大叔的幫助,最終得到一塊回憶碎片?那麼這些情報和我們在會長中得到的情報非常相似……」紫說着。

「為什麼你會這樣說呀?」靈夢說。

「會長說過:有一些奇怪的人也來到了這個世界……我猜想,那大叔理論上也應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吧,所以能解釋到的就只有一個了……不同世界被毀滅了,而那些世界的人則全部傳送來到這個地方……」

「好了,治療完畢了。」大妖精把那個針筒放到背後說道。

「那麼……既然會長這一刻找不到的話……不如我們來研究一下這個回憶碎片吧。」

「也好,與其在這裏呆著,倒不如我們盡快找到下一個人吧。」

「那麼我們來吧……」

「一……」

「二……」

「三!」

電玩-琪露诺:

第一部分完畢,進入第二部分

同一時間……在東京其中一家寫字樓裏面……

「……………………」

「……頭好痛……」

21:17:23

堇子被捉以後,整整一個小時在昏迷之中,當她醒來想站起來的時候,發覺自己的雙手和雙腳都綁在椅子,動彈不得,她也注意到她的口用一塊毛巾绑着,使她叫不出聲來。

「可惡……我居然如此失策,還要被人捉了,我得要離開這裏……但首先我得解開自己……」堇子心裏想着。她看一看四周,想一想有什麼東西可以幫助自己解開身上的繩索……

看一番以後,留意到牆上掛著一把武士刀。

「說不定這把刀可以幫到我……」

利用著自己的念力,那把武士刀開始浮過來了,然後那把刀移動到自己的身後。

「希望沒有事吧……」

然後那把刀一揮,很乾淨俐落地斬斷了手上的繩索,然後堇子拿起那把刀,把雙腳上的繩索也斬斷了。堇子站了起來,把身上的繩索都拿走,之後他看一看牆上的時鐘……

11:25

「好了,該要離開這裏了……嗯?這個……」

堇子看一看四周,留意到桌上的電腦打了一些字句,便看一看電腦上寫了什麼東西。

大頭:

之前你要我們找的女孩子,我們已經找到了,那麼我先感謝你的幫助吧,連同這個女孩子,我們已經找到好幾位了,而且這些人都分散在各個地方,要找起來都相當複雜的,話說,稍早之前有好幾名少女找這個女孩子,需不需要把她們幹掉呀?還是要把她們都

……

「這段訊息收到這裏就沒有了……果然和我聽聞的事情一模一樣……這個地方恐怕就是他們其中一個巢穴吧……那麼我得快要離開這個地方吧……」堇子心裏想着。

看著攔在一旁的武士刀,堇子覺得有需要給自己一些保護,顺便把武士刀和放在一旁的刀袋拿走了。

*堇子得到了一把武士刀*

正當她打算離開的時候,卻發現這扇門上了鎖,「用念力應該沒有問題吧……」她心想。她閉上了眼睛,嘗試用念力去打開這扇門, 然後聽到「咔嚓」一聲,這扇門立刻就解鎖了,「太輕鬆了……」她心想。

堇子輕輕地打開了門,看到整個走廊都關上了燈,只有一間房間的門隙露了燈光,而且那間房間發出了聲音,堇子輕輕的走過去,聽聽裏面的人的對話。

「……話說那個丫頭會真的幫助我們嗎?」

「就算不幫助我們,我們也有辦法可以迫那個丫頭去做事。」

「不過我們在這裏打牌,不會有問題嗎?」

「放心吧,我們剛才投擲的那個玩意,可以使人昏迷八個小時,除非那個人能夠適應這空氣,否則理論上應該八個小時以後才會醒來,而且就算她真的甦醒過來,要離開這棟大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每一層都有人,根本沒有辦法安全離開,你就放心吧……」

「……」堇子沉默了,按照這個人的說法,直接下去的話必定會被人捉的……「不如嘗試由天台逃走吧……」她心想。

電玩-琪露诺:

輕輕的走著樓梯,上了一層便到頂層,但是那扇門卻是用電子鎖的,即使用念力也沒有用,如果強行破壞的話,勢必引起別人的注意。

「可恶……看來我要往地下逃走了。」

她這樣想著,便慢慢往下走了,堇子看一看牆上的數字,20/F……

「太好了,要走樓梯……」

稍後……10/F……

「為什麼這裏有那麼多雜物呀?」

通往至9/F的樓梯堆滿了超大量的雜物,根本無法通過。

「看起來我要找另一條樓梯走吧……」

堇子踏入十樓的空間,卻驚訝地發覺這層一個人都沒有,於是便走出來……突然她聽到了一點點微弱的聲音。

「……快找那個女的……!」聲音從身後的樓梯傳出來。

「糟糕……!得盡快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堇子留意到旁邊有一個房間,寫著儲物室的字樣,想也沒想就衝了進去。

進了儲物室以後,看見裏面全是一堆堆的紙皮箱,想到了一個辦法。堇子利用念力將一大堆紙皮箱堆疊起來,圍在一角,而自己就躲在由紙皮箱包圍著的一角裏。

然後她就等待着,希望那些人可以盡快離開,由走廊傳出的腳步聲漸漸變得大聲起來,突然間儲物室的大門打開了……

電玩-琪露诺:

第二部分完結,進入第三部分

……

少女祈禱中……

……

(如果你看到上面的字句的話,代表已經進入了我之前定下來的回憶碎片了……至於這個是什麼玩意……你自己去找我的故事翻一翻看吧)

看到的景像一片黑暗,估計還未醒過來的, 很快地回憶中的人醒過來,看一看身邊有大量的樹木,估計應該在一個森林裏面。

「……感覺很痛呀……話說我在哪裏呀……?」

看一看身旁落下的枯黃的樹葉,那傢伙好像明白了……

「看來應該不是魔法森林了……我應該在哪裏的……整個人感覺很熱……我得盡快回家……」

這個人似乎想飛起來,但是飛了一會兒就墮下了,同時間意識開始模糊起

來了。

「不行了……連飛的氣力都沒有了……」

那傢伙倒下了……

突然聽到一把聲音……

「咦?這不是……喂!振作一點呀!」

「……你是……」

「你的體溫非常高!我先抱你回去吧……」

「.……」

這個人又昏迷過去了……

「……頭很暈……」

這個人再次蘇醒過來的時候,發覺自己在一個房裏面,自己的額頭放置了

一個大冰袋。

「你終於醒過來了,實在太好了……」

一名少女走了過來說道。

她帶著一頂有毛球的帽子,衣服上印有秋天落葉的圖案。

「啊……原來是你……」

「嘿嘿,當然是我呀~我一聽到同伴們關於你暈倒的時候,我可嚇了一跳呀~然後我立刻就把你抱回自己的家為你照慮一下了~怎樣呀?好了一點沒有呀?」

「好一點了……」

「話說……你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出現呀?」

「我……不記得了……我剛剛似乎在做一件事,然後回過頭來發現自己已經在這裏了……」

「這樣啊……」

「話說你剛才在做什麼東西呀?」

「你指我帶你來我的房間之前?嗯……在想一件很有趣的事。」

「有趣……的事?」

「你應該聽說過我裏面有好幾個傢伙可以自由進出這裏(幻想鄉)吧?」

「聽過,那個狸子好像就是從外界來的,還有那個高中生也是呀,所以呢?」

「所以我就想,如果我們可以[數據刪除]的話,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嗎?」

「……你認真的嗎?[數據刪除]這回事,感覺很危險呀……」

「所以我就打算找一天去找那些傢伙問一問話呀~話說你也不會好奇嗎?可以[數據刪除],不覺得很刺激嗎?」

「你這麼一說……好像也是呀~」

「嘿嘿,我剛剛還以為你是否把腦子也撞壞了呀,平時你聽到這些有趣的東西應該都感到很興奮的。」

「才沒有這回事啊!」

突然間,房間裏的東西震動了。

「嗯?發生了什麼事呀?」

「我不知道啊?好像是地-」

……

記憶受到干擾……

……

少女們看到一個新的景像,似乎是一個城市中的一條大街,而景象似乎正在依附在一個女人身上。

「今天實在玩得太開心了,我想我們應該回家了,親愛的。」她看著一名男人說道。

「好的,我的寶貝♡」

突然間,兩人看到一個奇怪的景象。

「嗯?好像有甚麼人衝過來了……」

他們看到有一個戴面具的人快速飛奔,隨後跟著來的是十幾名的男子追趕著,然後鏡頭很快移動到被追趕著的面具人身上。

「你這個傢伙別走呀!」後方追跑著的男人說道。

「有本事你便來吧~」那個面具人嘻嘻笑地說著。

……

回憶完畢。

第三部分完結……

——————————一条单纯的分割线——————————

整理完这期故事会的第二天就又是新的一期故事会了,真是一点空闲也没有啊,不过只要群里还有故事想讲,还有故事可讲,我就会一直更新这个栏目,那么,我们下期再见吧。

 

发表评论